最新訊息
更多...
 

從使徒行傳看春天的車站(2015/2/27) / 章啟明長老

 
 

前言:

要如何使祭壇成為春天的車站?我們從聖經來看許多站長、列車長如何拓殖與開展。

一、領受藍圖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使徒行傳一章8節)

耶穌告訴門徒,要從耶路撒冷到地極作祂的見證。將要來的聖靈是春天車站的總局長,聖靈會安排幫助門徒拓展高鐵的網路,從耶路撒冷開始。

猶太全地指的是猶大地、便雅憫地,也就是猶大國的所在,再往北方會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這就是耶穌所勾勒的圖。

有一座山,名叫橄欖山,離耶路撒冷不遠,約有安息日可走的路程。當下,門徒從那裏回耶路撒冷去,進了城,就上了所住的一間樓房;在那裏有彼得、約翰、雅各、安得烈、腓力、多馬、巴多羅買、馬太、亞勒腓的兒子雅各、奮銳黨的西門,和雅各的兒子(或譯:兄弟)猶大。這些人同著幾個婦人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並耶穌的弟兄,都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使徒行傳一:12-14)

門徒們領受藍圖後就開始禱告,他們聚集在馬可樓房,一開始有五百位左右,但到了五旬節就只剩下一百二十位。

★新季節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使徒行傳二章1-4節)

當我們說「新季節」,對許多人而言這只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新季節不一定有其意涵,可是使徒行傳不同,耶穌說當門徒們領受聖靈後,就要為祂作見證,因此每一個人都知道他們將被差遣,到了五旬節神所命定的時刻,聖靈澆灌下來他們就說起別國的話,這「別國的話」就是神給門徒們的啟發,因為當他們到外邦去時,語言是最大的障礙,所以「別國的話」不只是一個記號或神蹟,更是告訴你神要把各樣的語言給你,目的是要把你差遣出去,如此即使你不懂外地的語言,你一樣可以靠著聖靈所賜的語言傳福音,這在初代的教會以及許多大復興當中出現,阿蘇薩街的復興就是一個例子。

二、使徒行傳中的春天車站

1.耶路撒冷的車站

在耶路撒冷的車站有十二個使徒(包含彼得),總共約有一百二十個門徒一齊領受聖靈。那日耶路撒冷的車站成形,彼得就起來說話,他是那時耶路撒冷的站長,並且是總站長。

接下來使徒行傳三、四、五章有許多事情發生:彼得使一個瘸腿的行走,那瘸腿的就搭上春天的列車,他原本已經在冬天許多年,可是在那天下午三點鐘,他搭上春天的列車並讚美神。

有時一天三千人信主,有時一天五千人信主,因著這許多神蹟,人們就歡喜快樂跳躍起來,這就是耶路撒冷車站當時的情形,甚至有很多人待在所羅門的廊下,等候彼得的影子經過。耶路撒冷的教會充滿了活力、炸力、醫治的能力,信主的人瞬間激增,並且人們把錢和田地奉獻,一起生活一起分享,後來因為人太多,有些寡婦沒東西吃,沒被照顧到,於是開始設立一些執事,為首的執事就是司提反,後來司提反為主殉道,在這裡人們會問一個問題,為什麼司提反會殉道?如同現在為什麼會有許多基督徒被殺呢?要記得聖經說:「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但耶路撒冷教會的門徒們沒有到撒瑪利亞去,因此我們看到第八章記述有關第二個車站撒瑪利亞教會的建立。

2.撒瑪利亞的教會

從這日起,耶路撒冷的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都分散在猶太和撒馬利亞各處。有虔誠的人把司提反埋葬了,為他捶胸大哭。掃羅卻殘害教會,進各人的家,拉著男女下在監裏。那些分散的人往各處去傳道。腓利下撒馬利亞城去,宣講基督。眾人聽見了,又看見腓利所行的神蹟,就同心合意地聽從他的話。因為有許多人被污鬼附著,那些鬼大聲呼叫,從他們身上出來;還有許多癱瘓的、瘸腿的,都得了醫治。在那城裏,就大有歡喜。(使徒行傳八章1-8節)

當你從春天車站的思維看使徒行傳,你會有一個完全不同的觀點,門徒們因為太高興了,就只待在耶路撒冷,他們沒有到猶太全地去,更不用說到撒瑪利亞或地極,結果司提反殉道,門徒分散。殉道者的血不會白流,它一定會連動產生一些後續的事件,但我們必須解讀它,如果無法解讀就無法精準的代求。在過去日本對基督教很封閉,當記者後藤健二被ISIS殺,這事帶給日本很大的衝擊,這絕對是一個機會,要開啟日本福音的門。你如何觀察到納尼亞魔衣櫥的門?這裡有個關鍵是「春天車站的眼光」,從此會得著最正確的觀點,司提反的殉道絕對是打開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福音門的鑰匙,而打開這扇門的就是腓利。

原本門徒們都在耶路撒冷,大家喜歡待在一起,因為使徒的講道和神蹟奇事很美好,可是當打擊來到,許多人一散就散到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整個撒瑪利亞城就有福音遍傳。腓利被稱為傳福音的腓利,每當他傳完福音都會有人跟進,當他下到撒瑪利亞,汙鬼就被趕逐、許多疾病就得醫治,他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拓植了許多的車站,撒瑪利亞就是其中一個,在瞬時間撒瑪利亞的車站成形,許多人都趕來這裡加油、搭春天的列車,人生得著大改變,於是彼得就來幫助他們被聖靈充滿說方言,並且非洲的車站也是腓利所建立。

3.非洲的車站

有主的一個使者對腓利說:「起來!向南走,往那從耶路撒冷下迦薩的路上去。」那路是曠野。腓利就起身去了,不料,有一個衣索匹亞(就是古實,見以賽亞十八章一節)人,是個有大權的太監,在衣索匹亞女王甘大基的手下總管銀庫,他上耶路撒冷禮拜去了。現在回來,在車上坐著,念先知以賽亞的書。聖靈對腓利說:「你去!貼近那車走。」腓利就跑到太監那裏,聽見他念先知以賽亞的書,便問他說:「你所念的,你明白嗎?」(使徒行傳八章26-30節)

於是吩咐車站住,腓利和太監二人同下水裏去,腓利就給他施洗。從水裏上來,主的靈把腓利提了去,太監也不再見他了,就歡歡喜喜地走路。後來有人在亞鎖都遇見腓利;他走遍那地方,在各城宣傳福音,直到凱撒利亞。(使徒行傳八章38-40節)

撒瑪利亞在以色列的北方,迦薩在耶路撒冷的西南方,聖靈把腓利從北方調到西南方去,有這麼多的門徒為何神差遣腓利?因為他的時間到了,這個祭司準備好了,所以神預備一個埃提阿伯的太監,埃提阿伯是現在的衣索比亞,也就是古實,這太監來耶路撒冷朝見神,在回家鄉的路上正讀以賽亞書,腓利剛好跟上他,聽到他在讀經,腓利就對他解說,立時這太監受了洗,直到今日衣索比亞會有這麼多猶太會堂和這件事有很大的關聯,當然也跟所羅門王的時代有關。

腓利是啟動非洲教會的關鍵鑰匙,當太監受洗,聖靈就把腓利提走,他就到亞鎖都、凱撒利亞去,亞鎖都是在迦薩走廊的正北方。腓利不斷的往北方走就會到凱撒利亞,凱撒利亞是以色列地的最北方,腓利後來就定居在此,也就是現在黎巴嫩一帶,他在那裡設立凱撒利亞的教會,當保羅從歐洲回耶路撒冷時,他的過站就是凱撒利亞的教會,這表示腓利在當時的教會、春天的車站中是有名的,保羅在凱撒利亞遇到先知亞迦布,亞迦布用腰帶把保羅的手綁起來。腓利有四個女兒都是說預言的,腓利是一個很好的工程師,拓建好幾個車站,他至少建立了撒瑪利亞、衣索比亞、凱撒利亞三個車站,也許還包含亞鎖都的車站。

4.大馬士革的車站

當下,在大馬士革有一個門徒,名叫亞拿尼亞。主在異象中對他說:「亞拿尼亞。」他說:「主,我在這裏。」主對他說:「起來!往直街去,在猶大的家裏,訪問一個大數人,名叫掃羅。他正禱告,又看見了一個人,名叫亞拿尼亞,進來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見。」(使徒行傳九章10-12節)

亞拿尼亞是在大馬士革的一個基督徒,他絕對是一個守祭壇的祭司,當他在禱告時得著異象。神安排了一件事,將來會有一個使徒被興起名叫保羅,而現在保羅名叫掃羅,是一個逼迫基督徒的人,他將在往大馬士革的路上遇見主。在這時神安排了亞拿尼亞開啟保羅的一生,而保羅會在使徒行傳的下半段成為總工程師。聖靈是這整齣戲的導演,因此使徒行傳又稱為聖靈行傳。

在凱撒利亞有一個人,名叫哥尼流,是「意大利營」的百夫長。他是個虔誠人,他和全家都敬畏 神,多多賙濟百姓,常常禱告 神。有一天,約在申初,他在異象中明明看見 神的一個使者進去,到他那裏,說:「哥尼流。」哥尼流定睛看他,驚怕說:「主啊,甚麼事呢?」天使說:「你的禱告和你的賙濟達到 神面前,已蒙記念了。現在你當打發人往約帕去,請那稱呼彼得的西門來。他住在海邊一個硝皮匠西門的家裏,房子在海邊上。」向他說話的天使去後,哥尼流叫了兩個家人和常伺候他的一個虔誠兵來,把這事都述說給他們聽,就打發他們往約帕去。第二天,他們行路將近那城。彼得約在午正,上房頂去禱告,覺得餓了,想要吃。那家的人正預備飯的時候,彼得魂遊象外,看見天開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塊大布,繫著四角,縋在地上,(使徒行傳十章1-11節)

哥尼流和腓利都在凱撒利亞,為什麼聖靈不差遣腓利去而要彼得去呢?因為哥尼流是外邦人,腓利是一個傳福音的職事,他開始了凱撒利亞的教會、撒瑪利亞的教會,而這些教會需要彼得去認證,讓聖靈充滿他們。現在彼得去認證凱撒利亞的教會,因為彼得是一個使徒(傳福音和使徒的職事是有所不同的)。彼得去到那裡證實凱撒利亞的教會要被建立,因此彼得在約帕得著異象。約帕是在靠近海法附近的一個海港,彼得從約帕去到凱撒利亞,哥尼流全家就信主,被聖靈充滿,並且受洗。

在這裡福音有兩條線路,一條線是從南邊不斷往北邊走,另一條是埃提阿伯太監的路線,是往南走。凱撒利亞是現在以色列境界的最北方,再過去就會越過以色列的邊界。

在這段我們看到凱撒利亞及約帕的車站,在約帕有一個硝皮匠的西門,使徒的職事去到毎一個地方認證車站、設立長老、堅固門徒,並用使徒的教訓幫助他們,這就是讓我們看見車站的功能。

5.安提阿的車站

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塞浦路斯,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但內中有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有古卷:也向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傳講主耶穌)。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 這風聲傳到耶路撒冷教會人的耳中,他們就打發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為止。他到了那裏,看見 神所賜的恩就歡喜,勸勉眾人,立定心志,恆久靠主。這巴拿巴原是個好人,被聖靈充滿,大有信心。於是有許多人歸服了主。他又往大數去找掃羅,找著了,就帶他到安提阿去。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使徒行傳十一章19-26節)

因著司提反殉道,有一批人古利奈、居比路(塞浦路斯)人來到安提阿,這些人不但向猶太人傳講福音,也向希臘人傳福音,於是車站的雛形已經成形,因為傳福音的職事已經進站。這時耶路撒冷的教會並沒有差遣使徒彼得,而是差遣在他們當中資深的信徒巴拿巴,他是個好人,是勸慰子,所以他一定有牧師的恩賜。這裡我們看到有好幾個職事,有使徒、傳福音和牧師,當牧師的職事來到,許多人都很歡喜,當這車站開始穩定下來,巴拿巴覺得還不夠,就找了他的朋友保羅,保羅很有教導的恩賜,因此教師進場了,安提阿將要成為一個往歐洲傳福音的總站!因此聖經清楚的描述整個細節,在這裡你看見非常完美的拼圖,門徒被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許多人被訓練,最後先知的職事進場。

當那些日子,有幾位先知從耶路撒冷下到安提阿。 內中有一位,名叫亞迦布,站起來,藉著聖靈指明天下將有大饑荒。(這事到克勞第年間果然有了。)於是門徒定意照各人的力量捐錢,送去供給住在猶太的弟兄。他們就這樣行,把捐項託巴拿巴和掃羅送到眾長老那裏。(使徒行傳十一章27-30節)

路加在寫使徒行傳的任何事物都有其伏筆,第三章提到巴拿巴,第十一章又再一次提到巴拿巴。第八章告訴你腓利到了凱撒利亞,第九章、十章哥尼流出現的時候又把凱撒利亞帶出來。當保羅要進耶路撒冷之前又把凱撒利亞這地點顯明,路加把許多細節的部分都交代得很清楚,因此你讀聖經需要將網目放小,若大一點會錯過許多亮光。在這裡我給你一個讀聖經的切面,就是從春天車站的角度切入,許多職事本身就是一個自走砲,走到哪裡就把哪裡點燃,當一個職事不夠,主就再差遣另一個職事,在十三章之前所有的內容都環繞在耶路撒冷。

十二章告訴你福音是如何轉換?聖靈的水流如何從耶路撒冷切換到安提阿?這裡是關鍵的所在,有一個從耶路撒冷來的先知到了安提阿,告訴門徒天下將有大饑荒,從一開始司提反、腓利傳福音職事,彼得、約翰使徒的職事,牧師巴拿巴,教師保羅,到最後先知亞迦布登場,當亞迦布一進場就開始說預言,神安排這事,雖然在安提阿的教會許多事都已經預備好了,但在福音引爆、遍燃之前,需要到耶路撒冷教會有一次閃燃。因為飢荒,他們準備許多物資到耶路撒冷去,到了耶路撒冷,剛好遇見大逼迫,雅各被殺、彼得被囚,門徒們迫切禱告,在逾越節前夕的半夜,天使就把彼得救出來。

希律不歸榮耀給 神,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 神的道日見興旺,越發廣傳。巴拿巴和掃羅辦完了他們供給的事,就從耶路撒冷回來,帶著稱呼馬可的約翰同去。(使徒行傳十二章23-25節)

希律在地上行了許多暴虐的事,但當時間來到,天使安排一隻蟲咬他,他就死了。今日ISIS在許多地方行許多暴虐的事情,但時間還沒有來到,我相信是在整個神的藍圖中有一些元素還未到位,因此閃燃的時刻還未來到,ISIS犯的罪已經夠了,神已命定會來審判,時間未到的原因是因為神有個計畫,當神要把福音引爆到各地時,那個時刻會來到,所以當保羅跟巴拿巴來到耶路撒冷參與門徒們的禱告聚會時,彼得被救出來,門徒們信心大增,緊接著希律去世。

領導人的更換往往是復興浪潮的關鍵因素之一,地上政權的領導人更換了,耶路撒冷教會的領導人也更換了,受逼迫的彼得開始雲遊海外,耶穌的兄弟雅各開始接替他作耶路撒冷教會的長老,另外一個使徒雅各已經被殺,此時保羅和巴拿巴回到安提阿,聖經告訴我們神的道日漸興旺,越發廣傳,在這裡又有一伏筆提到馬可。

6.安提阿教會的轉型

安提阿的車站很早就成形了,但要變成一個總站、一個遍傳車站就需要一段時間。

在安提阿的教會中,有幾位先知和教師,就是巴拿巴和稱呼尼結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並掃羅。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使徒行傳十三章1-3節)

安提阿的車站在十一章已被建立,但從區域性車站變成歐亞的總站是在第十三章,此時保羅和巴拿巴被差遣,整個福音的水流從耶路撒冷轉為安提阿,從安提阿差遣到各地。

第一個地方就是到亞細亞、加拉太,還有彼西底的安提阿,這是第一次福音的行程。

第二次福音的行程是到馬其頓,在異象中有一個人對保羅說:「請來幫助我們。」腓立比及哥林多等都是屬於第二次福音行程所建立的歐洲教會。

第三次福音的行程是以以弗所為主,在使徒行傳第十九章。

保羅的使徒團隊開始不斷的建立車站,一直往羅馬去,這次ISIS在利比亞擊殺二十一位基督徒,並且揚言:「羅馬,有一天我們要來!」ISIS已經對歐洲發出聲音,我可以預言,當ISIS如此宣告,相同的事也一定會發生在亞洲,無論是印尼、馬來西亞、新疆。這次在丹麥哥本哈根發生猶太人被殺害的事件,納坦雅胡說:「猶太人趕快回到以色列吧!」歐洲國家卻認為不應該這樣,因為歐洲人以左腦思想為主,他們不了解聖經早已預言這事,這所有事件的發生都是為猶太人的回歸而預備,這樣的氛圍會開始成形,逼迫會加速事情的成就,促使耶穌基督的快來。

在這過程中你會發現有一些基督徒甦醒過來,不只是思想上明白,還會以實際行動幫助以色列人回歸,這些基督徒會如同保羅、巴拿巴、腓利,將有一波新的復興浪潮來到,神蹟奇事會介入在各地。當日本發生人質被殺,我們不能只是為事件的表相禱告,而是要問神說:「日本這個門開了沒?若日本這個門開了,我們要有什麼回應?」我們必須如同亞拿尼亞去宣告上帝在他們身上的呼召,如同彼得來到哥尼流的家中宣告外邦人可以得救;如同保羅得著一個異象來到腓立比,幫助呂底亞這賣紫色布疋的教會,幫助獄卒信主;又如同百基拉和亞居拉,幫助亞波羅往哥林多建立教會。

現在許多人都在就定位,因為神的靈正在工作,一個春天的季節已經來到,但沒有預備好的人是無法在這一波浪潮中衝浪的,衝浪是非常微妙的事情,你必須抓住浪頭,當然也需要練習的技巧,但最重要的是你必須觀察並抓住這浪頭,當這浪來的時候你可以站在板上隨著浪而行,你可能需要在幾分之一秒鐘做出決定,如果你沒趕上這一波浪,就必須等到下一波,聖靈的浪潮就是如此。

現在這浪潮來到亞洲、來到台灣,你必須要有一種敏感度得知這事,當你趕上這一波你就一定會快速前進,因為那是聖靈的工作,聖靈的工作如同水,你必須要進到可洑的水,而不是停在可走的水,因為你無法在浪潮中行走。你所有的系統都要被更換,有人覺得這怎麼可能?如同聖經說到眼看實係為難,因為你是用肉眼去看;但對先見來講就不太困難,因為這是另一個系統。

讀使徒行傳不只可以用歷史的角度,更要看到春天的車站、總站是如何成形?在我們中間有很多人會像腓利、巴拿巴、保羅、馬可、亞拿尼亞、亞居拉或百基拉,在聖經中每一個角色都有其功能,因此在讀聖經中認知你喜歡做哪種人很重要,你會在其中認知到自己的呼召。有人喜歡作拿五餅二魚給耶穌的小朋友,有的人喜歡作安德烈,把彼得帶到耶穌面前,每一個人都要有這個概念,因為當聖靈來時,這事就會成就。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很了解春天的季節已經來到,神會快速做成許多事情,我鼓勵弟兄姊妹要預備自己,進入到這榮耀的浪潮中,這就是一個春天車站的成型,季節已經來到,你需要如此行,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你的心思、態度要預備好,之後你會發現你進到一個全新的季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