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5 年一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5年一月/猶太曆5775年


親巴勒斯坦學生的喊叫
最近一位非裔美國婦女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一個在美國許多大專院校中都極為突出的組織:「學生支持巴勒斯坦正義」(SJP)。這個自由派學生團體的宣傳標語是「解放巴勒斯坦」,它偽裝成民權運動,但至少有一個人認為根本不是。就我看來,這個學生團體的問題是,首先,其成員經常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因為他們對中東所知有限,第二,他們經常鼓勵毫無根據的以暴力反對以色列。

 

這位非裔美國婦女名叫「克洛伊‧瓦達理」(Chloe Valdary),她的信有一些極有趣的言論。她如此作開場:「若是你(SJP運動)尋求公佈早期伊斯蘭殖民主義者強暴掠奪中東、征服當地的土著及強行使他們過著受迫害、被降等的生活,你就不可宣稱是『自由的鬥士』。」

 

「若是你支持阿拉伯至上的種族歧視教義,並希望(誠如那個教義必然的結果)摧毀猶太國家,你就不可宣稱你在兜售的偏見是一些正當型態的『抵抗』。

 

若是你的英雄是坐在迦薩規畫滅絕一個種族的神職人員:把孩子放在屋頂,希望他們能被炸得粉身碎骨,又稱讚其暴力集團裡那些成功的殺害了猶太人學校的青少年並轟炸猶太社群活動地點的成員,你就不可宣稱你在倡導人性美德。你沒有。

 

若是你的活動包括為哈瑪斯的飛彈射擊手無能的表現以至於數百萬的猶太人命仍然存活(其子女沒被飛彈所殺)而悲傷,你就不可宣稱你在為正義而站立。你自稱無可指責,但你絕對不是。

 

若是你公義理想的理念意味將在校園的猶太學生作為脅迫的對象、霸佔其流亡與回歸的歷史,並將它改變成你個人喜好的版本,你就不可宣稱你是為了公民自由與言論自由的緣故而這麼作。

 

你不可擁護這些進行謀殺、折磨、迫害自己的百姓且故意使他們繼續貧困,並盜用了他們數十億美援的政權,而宣稱你『親阿拉伯人』。你不是這樣。

 

你不可擁護一個這樣的體系:禁止猶太人購買土地、在某些區域通行,只因他們是猶太人,而同時宣稱你在為一切的人促進平等。你不可藉由推動抵制猶太人的生意、商店、企業,而促進你所擁護的那個體系,然後宣稱你『反對種族隔離政策』,那是邪惡的。」

 

「瓦達理」女士繼續列舉其他許多很好的論點。最後,她告訴學生們:「當然,這是你們的特權繼續去使用這些陳腔濫調去追求你們的理想。你完全有權利高唱『平等』、『正義』、『自由的鬥士』。你高興怎麼說就怎麼說,但我不認為你們知道它們的意義。」(《途泊旅雜誌》(Tablet Magazine), 「克洛伊‧瓦達理」是中東精確的報導在美國的顧問)。

 



遭燃燒彈攻擊的猶太小女孩生命垂危
幾乎彷彿刻意要證實《途泊旅雜誌》文章主要的論點,在12月25日的晚上,當「阿弗訥‧夏匹拉」(Avner Shapira)開車載著他11歲的女兒「阿雅拉」(Ayala)從「馬阿雷‧撒馬利亞」(Ma’aleh Shomron) 要回耶路撒冷地區的家途中,一些巴勒斯坦的攻擊者向他們的車子丟擲燃燒彈。父女兩人在攻擊中都受了傷,「阿雅拉」的身體大部分的部位都三度燒燙傷,醫師們必須對她全身麻醉而危急的搶救她的生命(《今日以色列》的報導)。

 

在週五的下午,有報導說醫生設法在她被嚴重燒傷的喉嚨開了一個小的氣道之後,「阿雅拉」的狀況有了些微的改善。在同一天稍早,在聖殿山上,一名巴勒斯坦的穆斯林,在伊斯蘭祈禱崇拜後揮刀刺傷兩名以色列的警察後逃離了現場。一名警察被刺傷脖子,另一名被刺傷手,除了這兩起事件之外,還發生了好幾起巴勒斯坦人在耶路撒冷城及周圍,對猶太人丟石頭、燃燒彈和其它方式但未造成人身傷害的攻擊。

 

當地的居民繼續在講這一波讓耶路撒冷的居民緊繃加增的低調的「沉默的暴動」恐怖暴力(12/26《今日以色列》報導)。



燃燒彈事件的沉思
和父親在聖誕節當天在開車回家的途中嚴重傷害的十一歲的「阿雅拉」與筆者的其中一個女兒當年發生的事有很大的類似之處(年齡、臉型、頭髮顏色)。這件攻擊所引發的憤怒漲溢到無法言喻的程度。有時候,我們覺得鐵鍬就說鐵鍬,不管那些拐彎抹角的人說什麼。在今天的世界,連稱呼那些人罪犯和/或恐怖分子都可能是危險及是不智的。我們都活在「怕得罪人」(politically correct,簡稱PC)的社會及”PC”症候群的限制下。這立場可能會把我們宰了,正如它正在宰殺猶太人,雖然如此,但我們當中有許多人似乎都陷在當中。

 

不把邪惡稱為邪惡這事本身就是個不道德的行為。西方世界正位於一個稱惡為善、稱善為惡的極權制度體系的影響下。我相信這正是使徒保羅在帖撒羅尼迦前書二章9-12節所描述的末日的欺騙。

 

「帕梅拉‧蓋勒」(Pamela Geller)是一位辯論家,在奮戰伊斯蘭教對現代社會的侵略。在紐約地鐵有一則標語是她的言論:「在任何文明人與野蠻人的戰爭,要支持文明人」。

 

我相信那位向「夏匹拉」的車子丟燃燒彈的年輕人應該被稱為「野蠻」與「未開化」。 至少他們是受這樣的人影響與指示,而這樣的人充滿仇恨而完全看不見事實與正義,而且沒有憐憫。還有許多可以說的,但現在我只搖搖頭,以這句問話作結束:「文明世界何時才會覺醒?」請為在以色列的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百姓禱告。



「神既是公義的,就必將患難報應那加患難給你們的人;也必使你們這受患難的人與我們同得平安。那時,主耶穌同祂有能力的天使從天上在火燄中顯現,要報應那不認識神和那不聽從我主耶穌福音的人。」 (帖撒羅尼迦後書一:6-8)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