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4 年十二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4年十二月/猶太曆5775年

 

即便對談,伊朗仍然進行製作炸彈的最後階段
在一份《Ynet》新聞文章中,朗‧賓恩-伊賽伊(Ron Ben-Yishai)對最近一次會談表示關切,這會談傾向延續與伊朗的日內瓦臨時協議。雖然伊朗及以色列雙方都偏向於展期,賓恩-伊賽伊說,「這將是西方情報組織的任務,以盡量減少風險,並防止伊朗利用接下來的七個月推進其核武野心。伊朗當然偏好展期,因為他們會有更多時間製作炸彈。以色列偏好展期,則是因為此舉可讓她的領導人在作戰前有更多的時間預備。」

 

一年前在日內瓦所達成的臨時協議是世界大國與伊朗所能作的最大妥協。「嘗試以撤除制裁來換取一份永久協議,以便完全排除伊朗成為核武國家的威脅,這樣的企圖卻失敗了。因為伊朗並不準備放棄她就在核武門檻上的狀態,並已預備好為此付上極重的經濟代價。」

 

賓恩-伊賽伊繼續說:「並且,伊朗仍想要儘量縮短達到核武突破所需的時間,讓西方情報單位來不及發現伊朗已經開始製作原子武器。也藉此讓可以在跨越終線前攔阻什葉派領袖的行動化為烏有。

 

西方-主要指美國,仍然天真的抱著「希望」。凱瑞 (Kerry) 和他的盟友們”「希望」,七個月後情況可以變得更好。凱瑞要給國會一種錯覺,以為在過去幾年有比所看見的更大的進展。否則國會就會命令採取制裁。賓恩-伊賽伊說,若一旦進行制裁,柯梅尼和革命衛隊將打破遊戲規則並 「突破」,直往核彈。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和/或以色列就必須決定是否要打擊伊朗以防止可能出現的最壞情形。賓恩-伊賽伊說:「是的,以色列是有能力打擊伊朗的。」

 

在一篇西蒙‧西弗 (Shimon Shiffer) 的專欄,作者認為當伊朗成為核武國家時,納坦雅胡在 「拉琴」。他讓自己忙於一項將以色列定義為猶太國家的法律(這議題目前在以色列很熱門),根據一些人的看法這是 「聲東擊西」。


但是,應該指出的是,總理納坦雅胡知道,伊朗還沒有炸彈。他認為他仍然有時間做打擊伊朗的決定,此舉將充滿很大的風險。


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鋪述事實

以色列駐聯合國大使朗‧帕索爾(Ron Prosor),最近在聯合國大會發表一些很能說明問題的註解。節錄如下:
「我今天站在在這大會中,心中明白,事實將被顛倒,道德將被撇棄。真相就是當國際社會成員說到有關以巴衝突時,就好像有霧氣降下,如雲籠罩所有的邏輯及道德辨識度。」

 

[筆者記得湯姆斯‧費德曼(Thomas Friedman)曾說過,如果你準備發表有關以巴衝突的演說,最好先做好功課。因為每當這個話題提出,似乎就會有種瘋狂物質落到每個參與的人身上。他說的真對啊。]

 

帕索爾繼續說道:「世界對以巴衝突這種不懈的專注,是對那些上千萬身處在中東暴政、恐怖主義下受害者的不公義。當我們說話的同時,Yazidis,巴哈教,庫爾德人,基督徒和穆斯林正被激進的極端分子,以每月1000人的速度處決和驅逐。上週你們通過多少個決議案去處理這個危機?你們召開多少次的特別會議?答案是零。這有說明對人們生命的國際關注嗎?並不多,但它卻道盡了國際社會的虛偽。」


「我站在你們面前告訴你們事實。在中東和北非三億的阿拉伯人中,少於0.5%是真自由的,而他們都是以色列公民。以色列阿拉伯人是世界上少數受過良好教育的阿拉伯人。他們是我們優秀的醫生和外科醫生,他們被選為議會議員,他們也擔任最高法院的法官。」


「在中東上百萬的男女會歡迎這樣的機會和自由。然而,一個接一個的國家,今天將站在這講台上,批評以色列這個存在於一個受暴政、壓制迫害地區的民主小島。」


接著帕索爾說了非常非常重要的話,我要以斜體標出:「我們的衝突從來不是關於成立一個巴勒斯坦國,自始至終都是關於一個猶太國家的存在。」


他提到在1947年聯合國劃分土地,一部分為猶太國,一部分給阿拉伯國。猶太人說;「是」。阿拉伯人說:「不」。 但他們不只是說不。埃及、約旦、敘利亞、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和黎巴嫩發動了殲滅我們這新生國家的戰爭。阿拉伯人試圖扭曲這歷史的真相。阿拉伯人歷史的錯誤繼續顯現,在戰爭中失去生命、因恐怖主義失去生命、因阿拉伯人狹隘的政治利益,生命傷痕累累。

 

帕索爾的演講至少八分鐘,六頁講稿,全部都很重要。但限於篇幅,我只能摘錄這幾段。但問題是有人在聽嗎?我們只能期望如此囉。

 



「綠王子」敦促以色列摧毀哈馬斯

摩薩‧哈珊‧尤瑟夫(Mosab Hasan Yousef), 或稱「綠王子」, 是西岸哈瑪斯首領,謝赫‧哈珊‧尤瑟夫(Sheikh Hasan Yousef)之子。他的故事在一本卓越的書,名為《哈瑪斯之子》,2010年由丁道爾出版。書上封面一小段文字寫道, 「恐怖、背叛、政治陰謀和不可思議的選擇」。摩薩從一個為哈瑪斯工作的恐怖份子到為以色列人辛貝特工作,最後成為基督徒。

 

摩薩最近表示,以色列對哈瑪斯的停火策略是在根本上的錯誤。只是讓哈瑪斯有時間再次武裝起來,這是必須快快拔除掉的。「為了要和巴勒斯坦人和平相處,以色列需要儘快起來和迦薩的哈瑪斯作戰。」

 

他說:「我知道對一些人來說,催促戰爭,聽起來像是危言聳聽。但我的動機完全相反。我出來發表意見因為你不能以逃離的方式來處理現實問題。你不能把暫時的解決方法當作避難所。哈瑪斯必須從根部處理,一次完全地拔除。而現在正是處置迦薩軍事哈瑪斯最佳時機。」他警告,「以色列等得越久, 哈瑪斯將變得越危險越難對付。現在是該啟動對哈瑪斯作戰的時刻。」

 

摩薩目前以美國為基地,但最近他訪問以色列,並與阿維‧以薩哈囉夫(Avi Issacharoff)會談。會談內容登載在11月25日《以色列時報》。

 

哈瑪斯之子說:「不要等到夏天,讓哈瑪斯再次讓你驚異。」在他們尚未預備好的這個冬天打擊他們。你若能解決迦薩哈瑪斯問題,就能為處理西岸阿巴斯(Abu Mazen [Abbas])、巴勒斯坦人問題來鋪路。阿巴斯目前複製使用的方式讓我聯想到第二次起義的日子。「人們在耶路撒冷丟石頭和汽油炸彈,並進行恐怖攻擊,認為以色列軟弱。現在是以色列展現威力的時候」「該負起責任避免百姓受到傷害,否則壯大了哈瑪斯。」

 

摩薩相信自夏天戰事以來對哈瑪斯的停火政策以及之前的暫時停火都是根本性的錯誤。這些停火都只是讓哈瑪斯重建它在軍事及政治上的力量。」

 

他還說:「你不知道迦薩的人民多麼不喜歡哈瑪斯,甚至是恨惡它。哈瑪斯害怕和以色列長期爭鬥因為它沒能力在其上長久停留。」


這個年輕人已成為傳奇人物,需要謹慎所去的地方、所說的言論甚至是到哪裡用餐。

 

摩薩在會談最後做總結:「當伊斯蘭國在歐洲開始傷害人們,歐洲人對攻擊和表裡不一的兩套手法無法忍受,正如911事件後的阿拉法特(Arafat)。自由世界將了解這是一場對抗採用恐怖主義之意識形態組織的戰爭。以致他們會改變對巴勒斯坦人和阿巴斯的態度。但在此之前,以色列需要對迦薩進行徹底的行動,並讓阿巴斯明白甚麼才是正確的途徑。這才是和平之路。」


阿拉伯國家領導人站出來反對極端主義
摩薩‧尤瑟夫外,一些其他阿拉伯人也開始在中東呼籲。一位巴勒斯坦作家說伊斯蘭國扭曲了伊斯蘭教。一位聖城大學(Al Quds University)教授說:「獨裁者腐化、缺少表達自由,數十年來戕害該地區。」

 

巴勒斯坦作家艾哈邁德(Ahmed Metani)也寫成了一部小說,希望鼓勵巴勒斯坦人接受「寬容文化。」

 

過去三四年,打開電視一定無法避免聽見殺戮或看見流血。人們喊叫真主至大,以暴力來展現伊斯蘭教。我拒絕這樣的殺戮。」梅塔尼(Metani)說,伊斯蘭國是伊斯蘭教扭曲的版本。另一位領導人,西岸的謝赫(酋長),阿布‧阿里(Abu Ali)對媒體表示,真正的伊斯蘭教意味著穆斯林應該尊重別人,不打對方。

 

梅塔尼的小說中心人物是一位教師,諾曼(Noman),他嘗試說服一個沒受教育、傳統的巴勒斯坦男人讓女人上學。在一部分阿拉伯世界,婦女獨自出現在公眾場所或上學是不被允許的。寬容別人,從家庭中家長對孩子的方式開始。」

 

梅塔尼接著說,伊瑪目(imams)每天帶領禱告,每週傳講信息,反對使用暴力、呼籲寬容來建立寬容文化。雖然在這篇文章內,梅塔尼並沒有特別提到猶太人,但暗示,這樣的寬容態度,也包括以色列人。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祂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麼?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甚麼長處呢?…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5章43-48節)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台灣分部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