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4 年十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4年十月/猶太曆5775年


ISIS把我們帶回到中世紀
在這個5775新年,有些消息是不好的—至少可以這麼說。在 《新消息報》(Ynet) 的一篇文章上,作者「奧茲‧阿爾莫格」(Oz Almog) 說:「當我們心想世界正在變成一個大地球村、戰爭結束的願景近在咫尺之時,激進的伊斯蘭教出現了,並把整個歡樂的情景搞砸了。」

 

這位作者可能忽略了一個事實,即激進的伊斯蘭教已經存在很長一段時間了。事實上,伊斯蘭教一直都是激進的。有些穆斯林 (伊斯蘭教徒) 說伊斯蘭國 (ISIS) 劫持了伊斯蘭教。事實上,伊斯蘭教劫持了「激進」。可蘭經八章12 節明確的命令斬首異教徒,說:「神向天使顯明祂的旨意,說,我必與你同在。去堅固信徒,我會把恐懼丟進異教徒的心中。把他們斬首、斷指。」

 

在他的一生,穆罕默德常命令斬敵人的頭。例如,有一次他和他的軍隊叫800多個猶太男子在一個長壕溝旁排成一列,然後一個一個地砍掉他們的頭。這完全是令人作噁的殘暴,是文明世界所不容許的。

 

《新消息報》(Ynet) 的作者「阿爾莫格」又說:「極端主義正在擴展、全球性戰爭的烏雲在地平線上越來越黑暗。在基要派伊斯蘭教的前景,ISIS並不是不尋常。恐怖斬首在這些社會也不是不尋常的罪行,甚至不算是最激進的罪行。近年來上百萬的人已因阿拉的名被殺害。西方社會面對伊斯蘭恐怖主義及部落暴力採取了又聾又瞎的態度,對於阿拉伯獨裁者對人權的迫害也是如此。」

 

「在其殺死『異端』兄弟的戰爭中,ISIS也向眾穆斯林國家殺雞儆猴。在不久的將來,那裡的人會開始審視宗教狂熱主義而漸漸覺醒。宗教狂熱主義是一隻有著自我毀滅定時炸彈的怪獸,最後將毀了自己。」

 

那會是好的,但我不確定他的看法是否是對的。現在全世界正在道德與知性瘋狂中抽搐,好的變成壞的,壞的成為好的,沒有人能對任何事有確信。當神的智慧被丟在一旁,智慧就溜走了。在西方世界,「不得罪人」(political correctness) 已經創造了一種氛圍,在當中政治領袖及其他領袖相信仇恨的信仰是好的,而愛的信仰是壞的。他們已失去分辨善惡的能力。因此,我認為注定會越來越邪惡,而不會更好。


希臘東正教牧師捍衛以色列
一位住在以色列的希臘東正教牧師最近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爭論說,以色列是中東地區,基督徒惟一沒受到迫害的國家。「加百列‧那達夫」(Gabriel Naddaf) 牧師懇求47個會員國家「終止對該地區僅有的自由國家進行政治迫害。」

 

「今天在中東,有一個國家,基督徒在其中不但不受迫害, 還有自由表達、自由敬拜的權利與安全,那就是以色列這個猶太國家。以色列是基督徒在中東唯一安全的地方。」

 

「那達夫」說近十年來,每年約有12萬名基督徒在中東地區被殺。「那表示大約每五分鐘就有一名基督徒因信仰被殺。若能從穆斯林極端份子手中逃離的都逃亡了。留下來的,在穆斯林的統治者之下都只能成為次等甚至三等公民。」

 

「那達夫」在靠近拿撒勒「雅費雅」城 (Yafia) 的希臘東正教教會擔任主任牧師,他說:「這是世界應當醒悟面對這事實的時候:那些想要消滅猶太國的人,正在對在聖地最後有宗教自由的基督徒簽署死刑執行令。」

 

自從2011年十月加入《徵召基督教社群服兵役論壇》,並公開呼籲基督徒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那達夫」在以色列成為爭議性人物。他的行動引起阿拉伯國會議員的批評,其家人也遭到威脅。在2013年他的兒子因他的觀點被毆打而住院治療 (《以色列時報》,2013/9/23)

 


三個演說的軼事

重要人物總會在聯合國發表演說。有時演說者得到如雷的掌聲,而有時聽眾離席表示不滿。事實勝於雄辯,根據誰是演說者常常可以預測聽眾的行為。最近有三個人在聯合國的演說中對於中東的現況以及未來可能會到來的事做了充實的表達。

 

首先,九月廿六日星期五,巴勒斯坦權力當局的領導者「穆罕默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 在聯合國大會中致詞。不出所料,他對以色列咆哮,控告以色列計畫對巴勒斯坦人大規模的種族滅絕。他說:「聯合國大會宣布今年是國際與巴勒斯坦人民的團結年;以色列卻選擇使它成為向巴勒斯坦人民犯種族滅絕罪的新的戰爭年…...。我在2012年類似的期間,曾在這大廳向你們致詞,並警告你們說,這個殖民佔領權勢正準備向巴勒斯坦人民進行一場新的浩劫 (Nakba)。我呼籲大家:阻止新的浩劫,現在就支持巴勒斯坦建立一個自由和獨立的國家!」

 

當然,他的演說得到許多中東代表團的掌聲,但被美國和以色列譴責。美國說阿巴斯的演說是冒犯及破壞和平的努力。



下一個重要的演說是由約旦的「阿卜杜拉王」(King Abdullah) 發表的。「約珥‧羅斯柏格」在推特列舉了約旦國王演說的幾個要點。

 

約旦國王說:「阿拉伯基督徒是我中東地區過去、現在與未來的一個組成部分,必須被保護。」他還說:「依斯蘭教禁止以暴力對待基督徒。」雖然我尊重約旦王的好意及合理的態度,但遺憾的是伊斯蘭教常常毫不遲疑的攻擊、殺害基督徒。

 

「阿卜杜拉王」也指責ISIS是「『恐怖分子與罪犯』及『全球的威脅』,必須立刻被擊敗。」那句話值得嘉許。

 

約旦王並敦促兩國方案的和平交易提供以色列「安全」及尊重巴勒斯坦的「權利」與「尊嚴」。他也指出,在約旦收容照顧140萬來自敘利亞及伊拉克的難民,需要更多國際的協助。

 

大部分的讀者會記得,約旦和以色列之間有和平合約及安全協議。以色列承諾若約旦王國遭受敵對勢力攻擊時,以色列會出面援助。前面的日子會證明,那個協定是否需要被付諸行動。

 

第三個演說在九月廿九日,是以色列總理「便雅憫‧納坦雅胡」發表的。誠如預料,「納坦雅胡」的演說平靜而理性,沒有對巴勒斯坦人咆哮和威脅。他告訴聯合國大會其目標是「暴露在這講台對我的國家所講的眾謊言」。

 

「哈瑪斯近期的目標是毀滅以色列,但是跟ISIS 一樣,它還有一個更廣泛目標。ISIS和哈瑪斯都是同一株毒樹的枝子。納粹相信他們是優等民族,而支援使用武力的伊斯蘭信徒相信他們是優等信仰。「支援使用武力的伊斯蘭教對任何人、任何信仰、任何種族都趕盡殺絕。惟一的問題是支援使用武力伊斯蘭教是否能實現其野心。」

 

總理也警告別受伊朗總統「哈珊‧羅海尼」(Hassan Rouhani) 欺騙。「不要被伊朗操控的魅力攻勢愚弄。伊朗一旦製作出原子彈,一切的魅力會突然消失。擊敗ISIS而任由伊朗擁有核武,乃是贏了戰役卻輸了整個戰爭。」

 

最後,「納坦雅胡」談到與溫和派的阿拉伯國家轉化共同的利益而組成夥伴關係,能促進與巴勒斯坦人的和平。「與我們的鄰居有一個新的方式,儘管有困難我們仍然能夠促進和平。讓我們點燃真實與公義的火炬,來護衛我們共同的未來。」

 

國際的基督徒領袖們現在比以往的任何時刻都更多呼籲要為以色列及中東地區的基督徒激烈的代禱。在前面的日子,願我們聽取那個呼聲。

 

最後,「納坦雅胡」總理在聯合國先以希伯來文,再以英文引用以賽亞書六十二章 1 節:
「我因錫安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必不息聲,直到他的公義如光輝發出,他的救恩如明燈發亮。」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