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4 年九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4年九月/猶太曆5774年

 

「停戰」開始—用火箭
現在每個人都曉得,哈瑪斯理想的「停火」就是「你停止,我繼續發射」。在當前由埃及斡旋的停戰一開始,哈瑪斯仍繼續如雨般的發射火箭到以色列。撰寫本文時,哈瑪斯終於停止發射火箭了。那只能表示哈瑪斯正在吃灰(用盡彈藥?)-—至少是現在—雖然他們在慶祝他們的「勝利」。無疑的,若沒有能夠激烈改變方程式的事發生,鐵定還會有下一回合的作戰。


哈瑪斯的哲理顯然是根據「阿爾及利亞模式」,這是20年的時間阿爾及利亞抗拒法國佔領所用的模式,而把一百萬法軍送回國去。但是那對以色列絕不適用。法國有「家」可回,但是以色列沒有。他們就在家裡,所以,他們會留下來。哈瑪斯領導人的行為已經證明迦薩不是他們的家。因為當局勢變危急時他們就逃到卡達或其他安全的阿拉伯國家首都,丟下人民受苦。因此,從他們的行為證明了他們是過路客,而以色列不是。


反觀猶太人,透過他們對這塊土地的愛、用心照顧它,以及他們為了保衛它而奮戰的方式,證明了他們乃是在家裡,而不是在戰爭爆發時逃離它。


現在,事情已經平靜一些了,如前所述,哈瑪斯宣布了輝煌的勝利。他們是不是在妄想? 或者這只是又想更多欺騙公眾的手法?我發現像哈瑪斯或其他恐怖群體(不是全部的阿拉伯人都如此)有個共通點:他們顯然經常透過告訴自己某些事是真的但事實上他們明知(或應該知道)那並不是真的,而試圖創造出他們自己的「事實」。巴勒斯坦領導人一直告訴百姓不用擔心-因為以色列很快就會消失。他們一直說沒有考古證據證明,猶太人在聖殿山曾有一座聖殿。他們說這裡從來都不是猶太人的家鄉。他們說大屠殺沒發生過,如果真的發生過,也被過度誇大了。


至於「巴勒斯坦」是否屬於猶太人,穆斯林需要仔細讀可蘭經。提到猶太人,Surah書五章20節說:「他在你們中間興起先知、立王、並把沒有給予其他國家的東西給你。我的百姓,進入那聖地,就是神指定給你的。 Surah書十:93說:我們把以色列民安置在一個安全的土地上,並供應他們健康的東西。Surah 書十七:103說:然後我們對以色列民說:住在這地。當後來應許都成就時,我們就把你們全部聚集起來。



再次的,關於哈瑪斯在最近這次作戰自稱的「勝利」,哈瑪斯宣稱在衝突過程他們從頭到尾榮耀得勝《以色列時報》。 但是「巴勒斯坦」不斷變小、變荒廢。停戰協議乃呼籲讓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而不是讓哈瑪斯掌管邊界的出入。把哈瑪斯對於停火的每項先決條件:一個海港、開放拉法關口、工程物資可自由流通等議題留待未來在談判桌作討論。換言之,哈瑪斯放棄了之前他所有的先決條件,並接受了以色列一個月前就已經接受的協議,甚至連解除迦薩軍備的議題都無法從談判桌上剔除。由此可見,哈瑪斯好幾個禮拜以來的戰鬥根本毫無所獲,即使以色列在這幾個禮拜接受了與此條件類次的停戰協議,哈瑪斯仍公開拒絕多次的停火提議《以色列時報》。


為什麼左派和伊斯蘭聯合起來反對以色列
在《威特柏格之門》最近刊登的一篇文章說:「左派和伊斯蘭成為夥伴」。左派所宣稱的政治哲理是自由、解放、社會正義、婦女權利、動物權利、和溫暖的寵物。另一方面,伊斯蘭推崇伊斯蘭教法、限制婦女在社會及家庭中的角色,會吊死男同性戀、女同性戀、變性人,並反對自由言論(不可羞辱先知),並且是世上最多犯下恐怖殺人的。伊斯蘭教允許強姦、戀童癖,並招募兒童作為自殺式炸彈客。撰寫本文時,ISIS要求切割伊拉克婦女的生殖器官。

 

然而左派可以,並已經與它聯手反對以色列。

 

《威特柏格之門》繼續說:「也許有人認為這是巧合:伊斯蘭恨以色列已為時已久,而左派反對以色列是因為以色列對鄰國不公義(但那不是惟一的理由)。否則伊斯蘭和左派這兩個實體幾乎沒有一個共同點。或許從左派對於上述伊斯蘭社會價值觀的默認,可看出一些端倪。」

 

文章作者說:「但是我認為左派恨惡以色列有一個更大的理由:悖逆上帝在歷史中的作為。聖經清楚的說那塊地乃屬於以撒的後裔,因為他是應許之子。以實馬利是為奴婦人夏甲所生的。這引起伊斯蘭教敵對猶太教和基督教,宣稱以撒篡奪了上帝並沒有賜給他的土地及祝福。因此,伊斯蘭會永遠與猶太人爭戰,而猶太人知道這事。如果以色列國被消滅,他們不會讓猶太人在任何地方平安的存活。伊斯蘭會想辦法消滅以撒所有的後代。

 

「以色列有根據聖經、歷史、道德、法律、政治、神學的理由去承受這塊土地,」文章作者聲明。「左派似乎不明白這點,既然基督教神學對他們不太有用,或者是有用的理解。然而那表示左派對這些發生在以色列的事之看法會持續混淆不清。」

 

左派對「人權」或「社會正義」的了解採相對論。當恐怖分子被回絕或受懲罰時,正義就伸張了。但若是從醫院、學校、住家發射火箭,並沒有關係,酌量地報復也不可以。如此看來,左派在道德、法理上的認定太混亂而令人難以理解。若從仇恨以色列的觀點來看,就左派的思維而言,對抗以色列的任何攻擊沒有不合理的。伊斯蘭也認為如此,因此,左派和伊斯蘭在許多議題上可能是混淆的,但他們肯定是親密的夥伴。

 


想抵制以色列嗎?最好三思

最近伊朗的最高領袖柯梅尼敦促穆斯林世界抵制任何及所有跟猶太人有關的東西。以下是一位藥劑師所提供、「協助」他們抵制的資訊:(這對任何人都能應用,但對穆斯林特別適用)


․ 有心臟疾病的不可用洋地黃,因為這是猶太人「路德維希∙特勞貝」(Ludwig Traube) 發現的。如果牙痛也不可用奴佛卡因,因為這是「衛達」(Widal)和「威爾」(Weil)這兩個猶太人所研發的另一樣產品。
․糖尿病患者不能使用胰島素,因為這是一個名叫「明寇衛斯基」(Minkowsky)的猶太人的研究結果。頭痛,不可用Pyramidon和Antypyrin,這也是猶太人發明的。
․若是抽搐必須忍耐,因為這是一個名叫「奧斯卡∙雷布磊奇」(Oscar Leibreich)的猶太人提出使用水合氯醛的治療方法。

․ 有心理疾病也必須忍受,因為精神分析學之父「弗洛伊德」是猶太人

․ 若是孩子感染白喉,他得抑制「錫克」反應的發作,因為那是猶太人「貝拉∙錫克」(Bella Schick)發現的。
․ 身為穆斯林,不可以允許治療耳朵和腦損傷,因為這是猶太裔諾貝爾獎得主「羅伯∙巴藍姆」(Robert Baram)的發明。
․如果得了脊髓灰質炎,人們應該繼續殘廢或死去,因為防脊髓灰質炎疫苗的發現者「喬納斯•索爾克」(Jonas Salk)是一名猶太人。
․他們也應該拒絕使用鏈黴素來治療結核病,而任由病人死去,因為這是猶太人「撒門∙瓦克斯曼」(Zalman Waxman)所發明的、專用來對付這種致命疾病的藥物。
․ 醫生們必須拋棄所有新發現和改良的藥方物,因為這些都是諸如皮膚科醫生「猶大∙澤恩篤」(Judas Sehn Benedict),或肺病專家「法蘭凱」(Frawnkel)及許多世界著名的猶太科學家和醫學專家所發明的。
․最後,如果你在思想和感覺上是反猶的,那就千萬不要用手機找醫生,因為手機是一個猶太工程師在以色列發明的 (danielpipes.org, 2012年七月) 。


不全是壞消息…

不是所有的新聞都是不好的,巴勒斯坦人也不全都恨猶太人。最近有一對猶太夫婦開車經過西岸的一個阿拉伯村莊時,遇到巴勒斯坦人開始向他們丟擲石塊。一塊如哈密瓜那麼大的石塊打破擋風板,擊中開車的「耶大亞」(Yedaya)的臉,造成車子失控,撞到路邊的安全護欄,翻轉倒栽在溝裡。

 

當這一家人被困在車內時,路過的巴勒斯坦人開始向他們走過去。妻子「哈大薩」(Hadassah)因為害怕,開始變得警戒,但那些巴勒斯坦人協助她冷靜下來,說:「女士,別擔心,我們是來幫助你們的。」因為她是護士,就協助指導他們先把後座的嬰孩抱出來,再幫助大人爬出車外。「耶大亞」受重傷被帶到耶路撒冷哈大薩醫院,被診斷是腦部重傷有生命危險,現仍接受診治中。我們應當讚揚這些巴勒斯坦人的和善行為。

 

總理納坦雅胡的致詞
以下是戰爭結束後總理「納坦雅胡」在ㄧ個軍事基地的致辭簡短的節錄。
「我深盼每一位受傷的士兵都能快速且完全的恢復。我探訪了他們,雖然無法一一到訪,但我已盡我所能的去探訪他們。他們靈裡的力量令我印象深刻。我也對公眾及他們家人對他們所展現極大的愛印象深刻。他們每一位對我都是寶貴的,正如每個陣亡的士兵在我心中一樣的寶貴,他們的親人們對我也是如此。我了解這對他們的損失,並對他們深深的痛苦與哀傷感同身受。今天下午我要為這些家庭讀一段經文,這是來自幾週前我們所讀的先知書預言(先知以賽亞書40章1節):『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而安慰可以取自一個剛強而團結的站立在自己土地上的國家。有你們的支持與無比的團結,我們堅決的保衛我們的國家—以色列國。在整個軍事行動的過程,我們盡到了我們所承諾的—帶著清醒的頭腦及責任感和寬廣前瞻的眼光,確保各位以色列百姓的安全。」



「看哪,必有一王憑公義行政;必有首領藉公平掌權。必有一人像避風所和避暴雨的隱密處,又像河流在乾旱之地,像大磐石的影子在疲乏之地。」(以賽亞書卅二:1-2)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姊妹翻譯、CFI 台灣分部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