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4 年五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4年五月/猶太曆5774年

 

「他們輕輕忽忽地醫治我百姓的損傷,說: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耶利米書六:14)


談判沒有比以前更接近和解

咆哮、謾罵、談判、調動、希望、絕望、放棄。這正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和平談判歷史過程的一個簡單描述。很明顯,該地區許多人並不真正希望與以色列享有和平。他們只希望由和平當中帶來的好處,而非要與以色列和平所附帶的妥協和犧牲。 
最近巴勒斯坦人試圖與哈馬斯和解,表達出更強硬的立場。阿巴斯堅持認為,一旦哈馬斯加入他的政府,哈馬斯將承認以色列。然而哈馬斯毫不遲疑地否認。事實上,哈馬斯發言人威脅要起訴華盛頓郵報,因該郵報引述他傾向跟以色列和解。其實他們對以色列的仇恨半點都沒有軟化過。」


很明顯,如果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執意與哈馬斯進行和解,將無法與以色列達成和平。總理內塔尼亞胡言明:「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必須選擇。要與哈馬斯還是與以色列和解?只能有一個,不能兩個共存。當他們想要和平,就應該讓我們知道。」


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和解的嘗試是由哈馬斯發起的。哈馬斯領導人哈尼亞說:「巴勒斯坦阿拉伯人需要組成一個政府、一個政黨制度和一個國家計劃。哈馬斯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之間不斷分裂,不能容忍。」他還表示,在六月底將有一個政府呈現。


問題是,迦薩地區的恐怖分子繼續對著以色列南部的平民發射飛彈,並指責阿巴斯與以色列和談。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和解能期望有什麼好的呢?不是巴勒斯坦權力機構駕馭加沙恐怖分子,就是哈馬斯把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轉變成比現在更嚴重的恐怖組織。不能有兩個。我的猜測是,和解會破裂,就像以前那樣,而加沙將繼續成為充滿死亡、恨惡和平之地。


雖然阿巴斯一方面聲稱他對和平協議有興趣,另一方面卻依然拒絕承認這個猶太國家、堅持從以色列監獄釋放臭名昭章的殺人犯、鼓勵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煽動暴力、尊榮恐怖分子。看來,巴勒斯坦權力機構已經採取更激進的一步了。


一個種族隔離的國家?

以色列長期以來一直被敵對國家指控執行種族隔離。美國國務卿克里更指出以色列「有機會」成為一個種族隔離的國家。


什麼是「種族隔離」?這是一種情況,即兩個族群共同居住在相鄰近的一個區域內,較強的一方掌握政治、經濟,並歧視較少數的群體。眾所週知,南非就曾經長期在種族隔離政策下。但以色列對於他們中間的阿拉伯人從來沒有這樣的政策。這裡提出幾個理由說明以色列沒有行使種族隔離:(1)有許多阿拉伯人居住在靠近以色列的人口中心。他們與以色列人擁有同樣的權利,有的人甚至在以色列國防軍服役。(2)有阿拉伯人出任以色列最高法院、國會議員等。(3)許多阿拉伯人都表示,他們喜歡以色列政府的治理,勝於哈馬斯,甚至是巴勒斯坦權力機構。(4)巴勒斯坦人也同樣可以使用醫院、牙醫、以及其他許多以色列的機構和資源。(5)唯一可算是「被歧視」的阿拉伯人,是那些堅持以暴力敵對以色列、公然竭力要除去這個猶太國家的。有哪個國家不會如此?無論是什麼種族,大多數有法治的「正常」政府,對任何謀殺本國公民的人都會逮捕審判的。


過往的美國高級官員絕少用「種族隔離」來描述以色列。奧巴馬總統甚至已經在備忘錄中指出,這個詞不應該被應用到這個猶太國家。克里使用這一詞已經引起美國猶太領袖反感,以色列也不例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克里只是嚐試表達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和平共處是唯一的出路。但甚麼時候他們才會看出,兩個共存的方案絕對不是一個答案!? 
往好的一面來說,克里的這番言論證實以色列還未是個種族隔離的國家!

 


巴勒斯坦女孩與反以色列的謊言對峙

根據《今日以色列》雜誌,一位年輕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女子從伯利恆發布影片,片中她當面指責以色列該為巴勒斯坦人的苦難和基督徒逃離伯利恆負責的謊言。這位操流利英語的勇敢年輕女子,名叫克里斯蒂阿納斯塔斯。」


今年,在一次烏普薩拉大學講話中,她向學生表示她的立場,指出巴勒斯坦人生活上的不便和痛苦的攻擊、各人所受的傷害,不能一應歸咎於以色列。伯利恆基督教人口在「以色列佔領」期間確實是增長了。她向聽眾說,以色列軍政府證明: 「以色列從事某種種族清除,特別是針對基督徒」 是謊言。(《今日以色列》報導)


克里斯蒂說,真正的罪魁禍首是自己人。她描述2000年第二次起義的情況,因她的家靠近拉結墓,所以清楚目擊過程。她說,巴勒斯坦人開始日夜攻擊拉結墓,故意危害該地區巴勒斯坦平民的生活。比起那些被洗腦的「自由戰士」,阿納斯塔斯提醒她的聽眾,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承諾要致力於維護公共秩序及和平原則,卻反其道而行,積極鼓勵年輕的阿拉伯人採取街頭暴力,責無旁貸。


阿納斯塔斯說,穆斯林民兵蓄意從伯利恆基督教的房子附近發動襲擊以色列,當地基督徒很快就意識到,如此引發以色列的反擊,必導致家園的破壞或摧毀。因此,基督徒便開始逃離伯利恆,這樣的結果對穆斯林反而有利。


為進一步強調,巴勒斯坦人是自己最大的敵人,這位年輕的女子講述,在那段時間內,她的叔叔決定停止支付jizya,就是一種針對在穆斯林主導社會中生活的非穆斯林所付的課稅。於是他被巴勒斯坦民兵監禁、折磨,並最終處死了。我可以補充說:「如果伯利恆仍受以色列國防軍直接管制,這情況將不會發生。」


這位年輕的女子也說:「我相信上帝將這片土地交給猶太人作為永遠的約。在世界上有不少穆斯林國家,為什麼猶太人不能有一個國家?」
她指出,巴勒斯坦兒童被鼓勵藉暴力對抗以色列國防軍士兵,成為烈士,並能得到獎勵金。包括由前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侯賽因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所提供,給予被殺害巴勒斯坦人家庭的償金。


她這番話正與2012年4月24日「60分鐘」電視節目的報導有牴觸。該節目為巴勒斯坦人的痛苦指責以色列。也許「60分鐘」節目應該開始真誠準確地面對真相,並重新審議這問題。 
克里斯蒂也直接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談判代表埃雷卡特對話,她問他,一旦達致和平,是否將實現真正自由和正義。埃雷卡特回敬一個概括的答案,就是他所認為巴勒斯坦最終會有自由、開放和承擔。


克里斯蒂已經因她的發言受到威脅,我們需要為她的安全禱告。上帝保佑克里斯蒂。


仍猖獗的否認大屠殺者

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領袖阿巴斯是個臭名昭章的否認大屠殺者。最近「平板雜誌」公佈:
「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1982年的博士論文以否認大屠殺作為主題,題目是《另一面:納粹主義和猶太復國主義之間的秘密關係》。文中認為,猶太復國主義勾結納粹以便刺激更多的猶太移民前往巴勒斯坦。『猶太復國主義運動領導煽動、反對在納粹統治下生活的猶太人,以致引起政府對他們的仇恨,如火上加油,致使大規模滅絕運動更加擴展。』猶太復國主義是第三帝國的『犯罪基本的合作夥伴。』還聲稱,600萬死亡數字是為政治利益被誇大的數字,並建議100萬是一個更合理的估計」(參tabletmag.com網站)。


《紐約時報》認為,阿巴斯現在已經修正這種論述,因為他最近一席話,顯示他承認大屠殺的存在事實,並對受苦害的猶太人表示同情。但是,這或許是一個太早下的結論。他是否已經改變主意令人置疑。但顯然地,他所相信的是:類似的大屠殺的確發生了,卻是因為有猶太人的鼓吹煽惑才導致成如此。這絕對是荒謬。


不幸的是,穆斯林仍視猶太人為敵人,一方面因為在可蘭經的內容,另一方面是穆罕默德本人的榜樣,他的一生領導了反對猶太部落的軍隊,並造成許多猶太人的死亡。


然而,神以猶太人為祂自己的百姓。即使今天只有少數餘民是信實的、是順服神的,但他們「因先祖的緣故,仍是蒙愛的」(羅馬書11:28)。


「我且說,神棄絕了祂的百姓麼?斷乎沒有! ... 因為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羅馬書十一:1, 29)。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Ruth Young姊妹翻譯、CFI 香港分部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