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4 年四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4年四月/猶太曆5774年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詩121:1 )。



臨近地區並沒有變得更友善

根據專門報導中東消息的新聞及博客媒體Al Monitor的一位作者Bruce Riedel所寫載,阿爾蓋達基地組織及其分支機構已漸漸地惡意包圍以色列。蓋達基地組織的避風港和基地在全球聖戰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在以色列北部和南部發芽。以色列完全有能力保衛自己,在面臨的挑戰變得越來越強大之下仍然是恐怖分子一個非常艱難的目標。



文章指出,直至兩年前,大多數蓋達基地組織都遠離阿拉伯世界的中心和以色列,只在部份伊斯蘭世界地區活動。基地組織在巴基斯坦、葉門、阿爾及利亞和伊拉克蓬勃發展,但它幾乎沒有出現在東地中海。



「阿拉伯覺醒」改變了這一切。蓋達基地組織敘利亞分支從伊拉克分支衍生出來,在敘利亞內戰蓬勃發展。現在,據說這兩個群體變成了敘利亞東部和北部影響力的競爭對手。以色列情報來源說,他們一起指揮40,000名戰士,這些戰士很多都是懷著錯誤的願景而被吸引到敘利亞的外國人,他們錯誤認為先推翻阿薩德獨裁統治是解放耶路撒冷運動的一部分。美國官員估計,有7,000多名來自50個國家的外國志願者在敘利亞。即使是微小的盧森堡也已被確定有志願者去敘利亞戰鬥,在敘利亞聖戰犧牲了!



蓋達基地組織還創建了一個「黎巴嫩聯盟」阿卜杜拉•阿扎姆兵團,名字源於80年代巴勒斯坦理論家畢拉登在阿富汗的合作夥伴。文章提到「隨著黎巴嫩的遜尼派社群受挫於該國的真主黨霸主地位後,蓋達基地組織成長的形勢已經成熟」。今年一月扎瓦希里呼籲所有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蓋達基地組織分支機構攜手合作,進行對耶路撒冷的最終解放。



去年夏天,蓋達主義在埃及軍隊發動政變,推翻了穆斯林兄弟會政府之後,逐漸成長。扎瓦希里從「阿拉伯之春」自埃及的開始,已經預測軍隊將上演一場反革命,他敦促他的支持者開始做好準備武裝鬥爭。蓋達基地組織的傳教總會聲稱,陸軍發動政變是被沙特情報部門在幕後所安排,是與美國的勾當背後得到以色列默默的支持。



到目前為止,蓋達基地組織顯然是還沒有植根在約旦。萬一有這樣的一天,控制的絞索將更加完整。根據Riedel的文章,約旦情報團體在打擊蓋達基地組織方面是「非常有效」,但該團體在該國招聘的歷史悠久。約旦消息人士說,大約2,500名約旦人已經與兩個蓋達基地組織團體在敘利亞對抗戰鬥。

 

最後,Al Monitor文章說,蓋達基地組織「加盟體系」和蓋達組織主義在附近地區的增長源於「阿拉伯覺醒」和它所產生的混亂,而不是蓋達基地組織總體規劃的結果。這個觀點我們無法肯定。扎瓦希里在2011年埃及革命時陣腳大亂,相反蓋達基地組織則適應能力高,它利用區域形勢,履行它的創始人拉登和扎瓦希里的願望,對以色列的邊境發動戰爭,有一天更會對以色列本土發動戰爭。



同一篇文章中亦指出以色列反恐歷史悠久,具有特殊的能力以應對恐怖威脅。那是當然的,不然以色列今天就不會在這裡了。

 

 



反叛組織聚集在敘利亞,幫助建立新的伊斯蘭國
隨著聖戰分子對以色列北部邊境的敘利亞領土得到控制,一名高級以色列情報官員說「很多閉門討論正在進行,重新思考以色列在敘利亞戰爭中採取的中立策略。」換句話說,敘利亞三年內戰以來,以色列首次考慮積極參與以便應對與處理它所認為的直接威脅。



除了上述文章中提到了蓋達基地組織下屬的戰士,另外1,200名的鬥士據稱也在哈馬斯統治的迦薩走廊地帶出現。這些緊張的壓力逼使以色列必須做一些準備,防範從四面八方同時而來的威脅攻擊(Prophecy News Watch,3月26日)。



情報分析家們得出結論,來自穆斯林世界以及歐洲和北美的穆斯林戰士數以千計,他們湧向敘利亞的最終目的是在中東的心臟地帶幫助建立一個新的、強大的伊斯蘭國家。這種狀態是為了先侵吞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大片領域,再進而將目光轉向以色列和約旦。不過,分析師認為,如果推翻阿薩德這第一個目標被由俄羅斯、敘利亞、伊朗、真主黨的結盟所阻撓,他們會光直接轉向以色列。



目前,有四種激進的伊斯蘭戰鬥團體活躍於敘利亞內戰:
1. Jubhat al-Nusra,也被稱為Nusra Front,這是直接被扎瓦希里所控制。 1月22日,Shin Beit報導一個失敗的陰謀,他培養出了一個聖戰者的混合團隊,準備在以色列開展3項恐怖行動。當地的巴勒斯坦人與蓋達基地組織恐怖分子從土耳其或敘利亞和俄羅斯高加索共和國進來,計畫炸毀美國駐特拉維夫大使館以及會展中心和耶路撒冷的某公交車路線。
2. The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伊拉克和地中海東部的伊斯蘭國ISIS)已經佔據了大面積的敘利亞東部,包括境內一些油田,以及佔領伊拉克西部的戰略地區。
3. Ahram al Sham(地中海東部自由人的伊斯蘭運動)這個群體已經從蓋達基地組織和其他激進運動招集了15,000名戰鬥人員。它領導著由七個反阿薩德的恐怖組織所新成立的的伊斯蘭陣線。 
4. Jaish Al-Islam(伊斯蘭的軍隊)是存在於大馬士革區域最大的敘利亞反叛力量,也是當阿薩德自己的軍隊不足時最有可能尋求幫助的勢力。



這些文章的作家亦都只是猜測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以色列要在軍事上有多個選擇來應對這一切。



目前,以色列境內安寧,但當以色列人正在享受自己的生活同時,絞索已經在他們身邊慢慢收緊。請為以色列禱告,因為我們相信只有上帝才能拯救以色列人。



猶太醫生幫助巴勒斯坦鄰居

以撒‧葛立克(Yitzhhak Glick)是一名猶太裔美國醫生,他劃分他的時間分別在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和以色列靠近以法他(Efrat) 屯墾區的阿拉伯村Wadi Nis行醫。他廣為人認識又深得村民愛戴,每當他進入該村都得到熱烈的款待。有位老村民熱烈擁抱這位美國移民之前說:「他是個祝福」。



一名Wadi Nis的居民向《以色列時報》分享上個月發生的一件事。他年幼的女兒潑熱湯到她自己的腿上並被嚴重燙傷,他帶女兒到伯利恆的醫院進行緊急護理,後來再尋求葛立克醫生的意見,醫生召喚一名在耶路撒冷的皮膚科專家繼續為她治療。



葛立克說:「Wadi Nis每個人都認識我,幾乎都被我治療過,我也救過許多孩童的性命。從第一天開始我就認為幫助我們周遭城鎮的巴勒斯坦人是非常重要。」



通過以法他急救醫療中心的一個夜間門診,葛立克醫生為巴勒斯坦人提供兩種類型的服務:緊急護理和他的專家義工諮詢服務。這些專家有的是以法他的居民,有的是耶路撒冷醫院的醫生,一個月幾次進行數小時的義務工作。《以色列時報》



葛立克估計,每星期平均有五名巴勒斯坦人在他以法他的診所進行治療,大約佔求診總人數的10%。巴勒斯坦病人要在應診前事先與新拓居地的安全哨協調確認通行證,這個安全哨是在2000年巴勒斯坦人在加沙走廊地帶和約旦河西岸的第二次暴動襲擊所設立的。緊急救援隊伍經常會在新拓居地的哨區為巴勒斯坦病人診症,確認要對症下藥的治療方法。



葛立克說:「我們的團隊會針對車禍、工業意外或醫療緊急情況,如呼吸急促或胸痛氣短進行外出診療。巴勒斯坦人知道他們可以來求助,我們會為他們處理。」



這正是以色列醫生所做的,他們也會身赴國外去提供災難救援和其他緊急情況的專家援助。他們的動力就是把人類生命的價值看得很重要。而所謂的穆斯林「自由戰士」只知道如何殘害和殺戮,相反地以色列花很多時間幫助她的敵人。願上帝祝福以色列醫生和急救人員。


「 ......要愛人如己;我是耶和華。」(利19:18 )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林榮恩弟兄翻譯、CFI 香港分部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