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4年一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4年一月/猶太曆5774年

 

「當那日,耶和華與亞伯蘭立約,說:『我已賜給你的後裔,從埃及河直到幼發拉底大河之地...。』」(創15:18)


內塔尼亞胡忽略美國總統?
美國總統奧巴馬似乎漠視了以色列和她的安全需求,難怪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猶太屯墾區開始一些違背美國旨意的建設計畫。有以色列的法律界人士對於總理內塔尼亞胡在和談中宣布猶太屯墾區的建設計劃感到失望,認為是輕率的表現。與此同時,也有報導指以色列可能根本不需要美國參與在談判中。


MK Zehava Gal-On極左翼權力民主黨黨領袖表示,內塔尼亞胡宣布在現有猶太社區中建立特定數目的新住房招標案將在幾週後招標,「是給美國政府一個不禮貌的手勢」。根據《今日以色列》(Israel Today)雜誌報導,內塔尼亞胡將新住房的招標案與第三波釋放被監禁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這兩個議題綁在一起,作為和平談判的一部分。至於由美國國務卿克里居中斡旋的談判,到目前為止都沒有產生任何正面的成果。然而,在以色列《Yediot Ahronot》週四頭版報導認為,美國沒有必要參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和平進程。


據報導,內塔尼亞胡和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一直暗中進行談判已有數年之久。兩國領導人已派遣值得信賴的顧問到倫敦,為著解決日常糾紛,提出了新的思路,讓內塔尼亞胡和阿巴斯直接地信息交流。


據《今日以色列》雜誌,會議的目的有三方面:為有爭議的領土上的日常糾紛尋求解決方法、為一個更大的外交突破奠定基礎、以及建立必要的機制,容讓雙方有足夠的時間冷靜下來,以致可以盡快開始朝著達成一項全面且最終的協議去工作。


這些會議未能達成總體目標,可見得華盛頓正試圖在漫長的過程中跑捷徑,目前雙方根本不在一個可以切實達到真正持久的和平協議的平衡點上。


進一步的證據表明,克里也沒有發揮多少功效。以色列軍隊電台報導,本週他最新的安全建議將給予以色列全面安全控制約旦河谷邊界的權利,和在未來的巴勒斯坦國上空飛行情報蒐集無人機的權利。任何了解當地情況的觀察者都知道,縱使以色列會接受建議,阿拉伯人定必拒絕,而事實上,阿拉伯國家聯盟正是斷然拒絕了(《今日以色列》雜誌,12月26日)。


在醞釀第三次暴動?
《以色列時報》(the Time of Israel) 在12月27日的文章中警告:「憤怒會從這些小巷流出」。它的意思是憤怒正在增加,尤其是在約旦河西岸的難民營,第三次起義可能隨時爆發。


伊薩卡羅夫的文章如此開始:「納布盧斯外圍的巴拉塔和阿斯卡爾難民營西岸的景像是令人震驚。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的山峰西面仍然在皚皚白雪的覆蓋中,如同一些撒瑪利亞的東部山區,但是,在山谷中,緊鄰的小巷指向一個和周圍的美景形成鮮明的對比的現實。堆疊的房子,滿街垃圾,老百姓站在自己家的門口,凝視著遠方,彷彿在等待某種拯救」。


實際上,我們自己在以色列時曾經被邀請到一個難民營,見過相若的情景,我們看到集群在營地的青年男子,臉上表情僵硬,圍起聊天,有如足球賽中討論策略。但我們知道,如果有任何敵對行動向我們發生,我們的接待人將捍衛我們的生命。同時,他也不是以色列的朋友,這就是阿拉伯社會在以色列的矛盾之一。


第一次起義是在幾年前於巴拉塔難民營開始。發生在一件臭名昭著的賈巴利亞難民營事件的前幾天,當時有4名巴勒斯坦人在一件涉及以色列國防軍的交通意外中死亡。在第二次起義開始時,著名的阿克薩烈士旅也誕生在巴拉塔難民營。它的領導者Nasser Awis,後來被以色列國防軍逮捕。


難民營重新上了新聞。幾乎以色列國防軍在難民營所執行的每個逮捕都以暴力和傷亡結束。有時逮捕實際上是由巴勒斯坦安全部隊執行,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被激進分子認為是以色列的特工。


伊薩卡羅夫寫道,「胡薩姆卡德爾的房子座落在巴拉塔市中心,他是法塔赫和以其社區為基礎的坦齊姆分支在西岸的負責人之一。在第二次起義爆發後,他被認為是Awis的政治靠山。」

 

有趣的是,卡德爾不希望有第三次起義。「我反對第三次起義,即使沒有任何結果,我都仍然支持談判。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在這樣的鬥爭中,你不只是需要一群人願意付出高昂的代價和遭受傷亡,還需要勇敢的領導能力。而今天,我們沒有這方面的領導。我們的領導腐敗和懦弱,只在乎自己的經濟利益,所有都是跟以色列的消遣有關 - 他們的貴賓通行證、自由行動和一切」。


暴力的衝突是存在的。如果巴勒斯坦人沒有好的領導者出現,便沒有人引領第三次起義,也是人民期望的。但跡象並不是如此,卡德爾承認暴力起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帶著絕望、沮喪、想要洩憤,並希望有一個起義,邏輯與原因已不再重要。他們沒有前途,連有大學學位的人也沒有就業機會。」


這就是整整一代巴勒斯坦人的憤怒、沮喪和絕望。我們的希望和祈禱是,在以色列生活繁榮的同時,她會想出一個辦法來幫助她的阿拉伯鄰國同樣享受到幸福和豐富的生活。只有這樣,神的子民才能真正地在和平中安息。

 


來自迦薩的新暴力
在10月25日愛資哈爾大學的伊斯蘭教教長艾哈邁德•塔伊布接受記者採訪,並於埃及電視上播出﹝編者按:他在訪問中吹響了反對猶太復國主義和猶太教的號角,詳情請參閱我們2013年12月份的《以色列新聞摘要》﹞,12月24日在迦薩邊境發生了恐怖襲擊,其中一名以色列平民據稱被槍殺,恐怖分子試圖在邊境柵欄用炸彈針對以色列國防軍進行攻擊。以色列國防軍開槍襲擊了兩名恐怖分子,以色列10頻道在週三晚上報導這則新聞。


經過週二的暴力事件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局勢緊張了,週三以色列國防軍運送並部署鐵穹導彈攔截電池到塞代羅特附近的南方小鎮區域。在週二的暴力事件後加劇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之間的緊張局勢,這是針對以色列平民、警察和士兵的連續攻擊的最新事件(《以色列時報》)。


22歲的民用國防部工人薩利赫阿布拉蒂夫是從拉哈特來的一個貝都因人,在週二被從迦薩地帶來的狙擊火力打死。他是在修復因風暴而被破壞的幹河奧茲邊境圍欄時遇害,是一連串陰謀的一部分。電視報導,恐怖分子同時試圖進一步把「大爆炸裝置」沿著柵欄,在靠近以色列國防軍巡邏隊的地方引爆。報告說,士兵們發現帶著炸彈的恐怖分子走近圍欄設備,朝著柵欄迂迴前進。軍隊於是開槍,打死兩名恐怖分子。


再次的火箭發射
巴勒斯坦通訊社(WAFA)報導,在聖誕節後的一天,以色列發射了火箭。為了回應週四襲擊以色列南部的火箭彈,以色列空軍襲擊了迦薩地帶兩個目標。襲擊目標是在迦薩中部的一個武器製造基地和在迦薩地帶北部的一個武器儲存點。兩名巴勒斯坦人在空襲中受傷。


在24小時內,以色列南部的火箭彈襲擊第二次啟動了在霍夫亞實基倫區域市政局的紅色警報。第一個事件是在週四午夜過後不久,兩個加沙火箭在南部沿海地區被發射時。24小時內所有的火箭彈都落在空曠的田野,沒有造成傷害或損失。但總理內塔尼亞胡誓言:「我們不會接受來自加沙地帶向我們連番發謝火箭。」鐵穹系統已經被部署在亞實突、別是巴、塞代羅特。


耶穌是一名「巴勒斯坦人的使者」?
最近在一次講話中,巴勒斯坦領導人阿巴斯說耶穌是「巴勒斯坦使者並將會成為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人類的指路明燈。」在聖誕節賀詞,他說,以色列從聖地將基督徒流放出去,又說伯利恆是「在佔領下」。他忽略了一個事實,就是基督教幾乎在伊斯蘭教的腳下完全滅亡。 (有關在中東基督教和伊斯蘭教之間的關係,可閱讀Bat Ye’or的書《在伊斯蘭教下東方基督教的衰落》。)

 

阿巴斯也忽略了一個事實,基督教已在伊拉克和埃及等地被消滅了。他宣布:「我們在被佔領的伯利恆慶祝聖誕節。這個平安夜,我們的心和祈禱將與在這片聖地家園中被剝奪敬拜權利的數以百萬計的人同在。」他稱分隔的保安圍牆為「吞併牆,偷佔巴勒斯坦的土地和握殺他們的未來。」

 

他一部分的信息是為了巴勒斯坦人和居住在國外的基督教徒:「為了他們,我們說,伯利恆是他們的鎮和巴勒斯坦是他們的國家。我們將繼續努力不懈,讓他們自由地決定在何處度過聖誕節。」

 

「基督徒在這裡並非少數:他們是巴勒斯坦人民的一個組成部分。東正教、天主教、亞美尼亞人、亞述人、路德會、聖公會、科普特人、希臘天主教徒、新教徒和其他人,都是渴望擁有民主化和豐富多元化的巴勒斯坦主權的一部分。」

 

阿巴斯忘了當前在以色列(包括領土)享有的宗教自由,完全是出於以色列政府支持的原則,他們承諾守護所有信徒及任何宗教在該國的權利。

 

對此,外交部發言人Yigal Palmor於週一在《以色列時報》表示, 阿巴斯的言論是「將基督教的歷史離譜改寫」。

 

舊約先知彌迦為後代記錄神的信息:

「伯利恆的以法他啊,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裏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作掌權的;他的根源從亙古,從太初就有。」(彌迦書5:2 )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林榮恩弟兄翻譯、CFI 香港分部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