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3年十一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3年十一月/猶太曆5774年

 

「諭旨中,王准各省各城的猶大人在一日之間,十二月,就是亞達月十三日,聚集保護性命,剪除殺戮滅絕那要攻擊猶大人的一切仇敵和他們的妻子兒女,奪取他們的財為掠物。」(以斯帖記八:11)

 

以色列繼續為可能的攻擊做準備
保留一些仍然不向外界透露的詳情,美國和伊朗之間的核協議似乎接近了最後的階段。美國領導者們的一項軟弱,是他們一直趨向於相信只要善待並處理伊朗的抱怨,就能讓這個所謂的「壞人」成為一個好人。以色列的領導者們就從未有如此天真的想法。「我們的時代能達成和平」這個概念(實際上那是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人的妄想)也從來沒有動搖以色列人。以色列仍舊深信若有任何的機會,伊朗想—而且會—要讓以色列從世界地圖消失;而以色列不打算給他們機會那麼作。

 

基於這個原因,以色列的高階指揮部仍持續在為以軍事襲擊伊朗的核計劃作進階的預備工作,即使預備得延伸到2014年。配合這件事,以色列國防軍已經要求以色列政府補充3.5億舍克勒的國防預算。

 

至於與伊朗的談判,美國總統在公開的演說中無疑的會持續保持含糊的態度,部分原因是因為仍有部分的協議尚未完成,另一部分則是為了迴避告知與德黑蘭(伊朗)談判內容的實情。

 

10月28日星期一,參與談判的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用異常不耐煩的語調說道:「有些人有點暗示說嘗試外交的途徑是錯誤的,我們不會向那些恐懼戰術和暗示別的事物的勢力屈服。」他沒有明說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名字,卻清楚地抨擊他認為是以色列總理的 「恐懼戰術」(10月30日《以色列情報分析網站》(DEBKAfile))。

 

部分的談判是在處理先前對德黑蘭實施的制裁。美國財政部外國資產管制辦公署正在與伊朗總統「魯哈尼」的資深官員討論制裁這件事,會談的目標是為了決定哪些制裁以及在談判的哪個階段制裁能被取消。到目前為止,據本文作者所知,所有的制裁仍原封不動。德黑蘭感覺美國政府在軟化,就想趁機讓他們最嚴重的制裁被取消,同時卻極力繼續使他們的核方案向前發展。清楚的,現在美國政府能接受伊朗擁有核武器,而這只是許多左傾而想法又不合理的現任的美國領導者們的一部分。


以色列靜靜地在援助敘利亞難民
雖然現在外界沒這麼多在關注仍持續在進行的敘利亞戰爭,而有些報導說敘利亞大部分的化學武器現在已經被摧毀,但是戰爭所造成的人道主義危機並不是那麼容易修復的。然而以色列在嘗試。

 

在過去一年中,大約有超過50萬民難民逃離敘利亞持續的內戰而湧進約旦北部。近一半的難民生活在聯合國大型的難民營,而其餘的人則仰賴來自各種非政府組織的協助,這些組織其中至少有一個是來自以色列(《今日以色列雜誌》10月28日的報導)。以色列的一個人道救援團體IsraAid,是其中一個為數十萬民敘利亞難民提供基金、物資及情緒幫助的組織,這個組織已在非洲及其他地區提供救助多年。

 

在約旦,這個組織將購買的民生物資放進大袋子而分發給敘利亞的難民,提供他們日用的民生必需品。但是他們必須分散性的這麼作。無論是該組織和其約旦的合作夥伴都必需小心翼翼地將任何顯示那是以色列人所贊助的物資之標籤抽除。因為敘利亞仍正式在與以色列交戰,為了維持難民營的秩序和安全,規劃者認為這是一個需要的預防措施。

 

「我們不大吹喇叭宣布說我們是以色列人」,一位IsraAid 的工作人員告訴猶太電匯局。「我們不需要那麼做,一旦你讓貓跳出了袋子,就會開始失控』。一直以來, IsraAid 組織的目標之一,就是要顯示猶太民族國家並不是如同在媒體中經常被描繪的樣子:殘酷的壓迫者。IsraAid 創始董事「扎哈維」(Shachar Zahavi)解釋說:「我的主要任務是將以色列人放在全世界的地面上,並向世人顯示以色列關心他們。」(《今日以色列雜誌》)

 

其實有許多像IsraAid 這樣的以色列的人道救援組織在中東地區是活躍的,而其受助者也常會發現他們是來自以色列。經常,當這些受益者發現原來幫助他們的是來自以色列的猶太人時,都感到非常驚訝,但同時也感激他們所做的一切。

 

 

以色列橫跨區域尋找戰略夥伴
這幾年來,以色列的領導者們遵循前以色列總理「班古昂」(David Ben-Gurion)於1950年代所論述、被稱為「週邊主義」的一項外國關係的學說。根據這個學說,由於阿拉伯的鄰國對以色列的敵意,以色列需要與在這區域的非阿拉伯國家成立戰略聯盟。結果,以色列和伊索匹亞、伊朗及土耳其都成立了關係。這個學說盛行到1979年伊朗發生了革命之後,才或多或少地從以色列的戰略詞典消失(十月25日,AlMonitor)。但由於在外交政策上建立了一些新的合作夥伴,特別是與阿塞拜然(Azerbaijan)、希臘及印度,這學說最近又復甦了。在這三個國家的實例,雙方的關係不僅在經濟的領域,在戰略和軍事的層次上也都得到改善。

 

根據AL MONITOR的報導,印度和以色列的和解已長達二十年以上。自從1992年與以色列建立了外交關係後,印度一直仰賴以色列為其一個重要的軍火供應國,僅次於俄羅斯。尤其在2008年印度的孟買發生了恐怖攻擊之後,在反恐這方面,雙方軍方對軍方的關係變得更密切。當時印度的武裝部隊對以色列的反恐技術興趣日增,因此成立聯合工作組織和軍事的演習。雖然印度的有些領域是第三世界的樣子,但受過教育的印度人在電子及其他現代技術的領域中還是相當熟練的。因此,以色列和印度之間的交流並非一直是單向的。

 

以色列與土耳其的關係瓦解後,隨著上述的關係進展,自從2010年,以色列與希臘的關係也有所增長。以色列和希臘當局已簽署了多項貿易及安全合作協議。希臘也宣布以1.55億美元向以色列購買某些升級的武器系統。此外,最近在東南部地中海發現的天然氣儲量也進而促使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臘之間的合作。以色列能源部長「連島」(Uzi Landau) 還說希臘、塞浦路斯和以色列,以及可能還有更多的國家同軸,會提供一個穩定的支柱。

 

至於阿塞拜然,現在以色列是她的前五大商業夥伴。在能源領域,阿塞拜然的首都「巴庫」(Baku)提供以色列40%左右的石油消費量。在2012年,阿塞拜然和以色列簽署了一項價值1.6 億美元的武器供應協議,包括以色列出售無人駕駛飛機和導彈防禦系統給阿塞拜然。毫不意外地,這項和解觸怒了伊朗,而強烈地譴責「巴庫」的決定。

 

然而,這些關係此時正蓬勃在發展,而且他們承諾在未來的幾個月及幾年,會提供以色列戰略性的扶持。

 

敘利亞指控以色列襲擊其導彈基地
一兩天前當我在撰寫本文時,有報導說敘利亞的兩個軍事基地遭到突襲,其中一處來自海上,而第二個顯然包括有幾架飛機飛越了敘利亞。在其中一個突襲,一船要被運給真主黨先進的導彈被摧毀了;而在另外的突襲,位於大馬士革附近的一個基地遭到攻擊。阿拉伯電視台(Al-Arabiya) 與美國官方指控以色列攻擊敘利亞。新聞報導說以色列在「拉塔基亞」(Latakia)摧毀了船運上的SA -8 地對空導彈。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有人在這個襲擊中受傷。而大馬士革附近的這個襲擊,可能是想摧毀俄羅斯所交給敘利亞、而以色列承諾要將它們銷毀卻還沒完成這項任務的導彈。阿拉伯電視台報導了這事,但尚未獲得大馬士革官方的證實。以色列Ynet 新聞的軍事分析員「班耶西」(Ron Ben-Yishai)說無論阿拉伯電視台的報導是否屬實,敘利亞一直試圖將地對空導彈轉移到真主黨手中。真主黨的成員已經在大馬士革附近從敘利亞的防空部隊接受了操作SA -8防空導彈的訓練。

 

在過去他們嘗試將導彈轉移到黎巴嫩給真主黨,而有幾次成功了,至於有多少像這樣的防空導彈砲台已經被運到黎巴嫩數目則不詳。

 

對於指控突襲的報導,以色列還沒發表意見或坦承是她所為。

 

「凡投靠祢的,願他們喜樂,時常歡呼,因為祢護庇他們;又願那愛祢名的人都靠你歡欣。」(詩篇五 : 11)

 

在彌賽亞裡,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 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Julia Su 翻譯,CFI 潤稿,特此致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