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3年九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3年九月/猶太曆5774年


「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太24:6)


等待出戰

截 至撰寫這篇文章為止,報導指出美國總統歐巴馬尚未決定對敘利亞採取任何軍事行動。據以色列情報網站「新聞情報」(DEBKAfile)表示,歐巴馬總統想 藉著拖延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協商去減緩攻擊。儘管美國高級官員在8月29日(星期四)的聲明,歐巴馬政府已「渡過盧比孔河」在敘利亞進行軍事干預,至於實 際行動,則仍然與國安團隊研究各個可能性。

 

同時,緊張情勢在以色列持續高漲。老百姓用各種途徑購買防毒面具(一些報導指出訂購是透過Amazon.com或ebay.com網站),軍事領導人則作出準備以防避敘利亞的飛毛腿導彈攻擊。據報導阿薩德有大約500枚飛彈,正瞄準以色列。

 

世 界各地的新聞頻道紛紛播送展示大批被生化毒氣殺害的死者的報導,場面令人厭惡和恐懼。直到現在,沙林毒氣導彈是否出自阿薩德或是試圖推翻敘利亞總統的叛軍 似乎還未能確認。歐巴馬總統毫不懷疑認為化學武器是被敘利亞的政權所使用,並強調阿薩德「應該對此違反國際準則和人類尊嚴的行為『負起所有的責任』」。

 

另一方面,歐巴馬是親叛軍的穆斯林兄弟會。如果他下令對這些人攻擊,那麼,他也會同樣波及到支持他的穆斯林團體。也許歐巴馬有阿薩德使用生化毒氣確鑿的證據,但即使沒有,也難以想像他會對付穆斯林兄弟會。

 

今天,英國首相卡梅倫提出和美國合作攻打敘利亞的建議在英國議會遭到否決。這意味著如果未來繼續對阿薩德政權予以攻擊,美國將會單獨行動。同時俄羅斯總統普亭也明確的警告不要攻擊他們在大馬士革的同胞,並且已經出動俄羅斯軍艦前往地中海誡備。

 

在 以色列,軍事和政府相關領導人都拒絕被捲入敘利亞和伊朗這場對罵混戰(JPost,8月29日),並宣布以色列不涉及在敘利亞的危機,並且一旦以色列遭受 攻擊,必定會狠狠地還擊。他表示:「目前沒有必要改變日常作息。儘管以色列正在對敘利亞所發生的事情進行評估,我們決定部署鐵穹砲兵以及其他導彈攔截系 統。但我想再次重申,我們不會參與敘利亞內戰。若有人試圖傷害以色列百姓,以色列國防軍憑藉強大的軍力將予以嚴重反擊。」

 

在 此同時,當中東及半個歐洲的軍隊正準備就緒去作戰之際(新聞情報),美國白宮卻似乎想對出兵敘利亞一事作出拖延。公佈阿薩德的罪責證據似乎遲遲未落實,原 因是「報告內容尚未準備齊全。」另一個問題是時間上的緊迫,因總統需要出席9月5至6日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的G-20峰會。而這落在周末及勞動節之後的 9月2日就是最適當做決定的日期。

 

 

一 個可能運作的情況是:歐巴馬實行拖延出兵敘利亞的決定,好讓國務卿克里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有秘密磋商的機會。根據協議,美國將軟化其反對阿薩德政權的軍 事行動,並把它降低到一個象徵性的打擊,之後美國和俄羅斯總統將在日內瓦會議宣布去敲定解決敘利亞危機方案,並且結束內戰。

 

只是,歐巴馬總統現在已決定對敘利亞進行任何軍事行動之前,徵求美國國會批准。


 

 

 

敘利亞的大規模殺傷力武器從何而來?
英 國議會拒絕讓首相卡梅倫在中東陷入另一場戰爭的原因之一,是因為許多人仍然相信是被布殊政府欺騙去介入上一次中東戰爭。他們認為根本從來沒有任何大規模殺 傷性武器。梅拉妮‧菲利普斯(Melanie Phillips)在其著作《天翻地覆的世界》(The World Turned Upside Down)中說:「事實上有太多的理由去解釋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的下落。薩達姆可能已經將武器搬運到鄰近的國家,進而直接的摧毀他們。」

 

「運 送到鄰國」的理論聽起來似是而非。事實上,有三個國家與伊拉克有漫長的邊界,它們是伊朗、沙地阿拉伯和敘利亞。最簡單快捷的路徑是遠離盟軍陣地,將搭載武 器的卡車一路駛向敘利亞西北端。如果這是實情,這些武器都已經被拿出來使用了。(依這個作家的意見,反政府武裝還保留該武器的可能性不大。)

 

即 使阿薩德的武器不是來自伊拉克,但確實使用極其致命的沙林毒氣。幾年前,日本東京地鐵遭受邪教組織「奧姆真理教」的沙林毒氣襲擊,造成13人死亡和50人 嚴重受傷的慘劇。在以色列,發生沙塵暴時會緊閉房門,也必須緊閉門窗以預防毒氣包括沙林毒氣的滲入。沙林毒氣是一種神經毒氣,會使人的自主神經系統失去平 衡而變得瘋狂,最後導致死亡,是非常恐怖。在1925年的 「日內瓦議定書」曾禁止使用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當然也包括生化毒氣。這就是為什麼近年來大家對所使用的生化毒氣會如此驚恐的原因。

 

為何慢吞吞?
在 最近的以色列新聞(YnetNews)的社論中,裡海‧瑪漢(Caspian Makan)提出測疑敘利亞戰爭已經持續了兩年,喪生人數超過12萬人,為什麼到現在為止世界上的人大多還保持沉默? 他指出,阿薩德政權自2011年1月到現在為止已經殺害無數百姓,其中也包括兒童。他問:「用哪一種的方法殺人有相干嗎?」「用菜刀、顆子彈、繩子或是有 毒氣體殺人,當中的區別是什麼?」有人認為分別很大,有人認為無,因為無論如何,最終的結果都是死亡。

 

他說:「將可以殺死數以百計人的生化武器界定為『紅色界線』範圍,卻把奪取數以十萬計人性命的常規武器界定為『綠色界線』範圍是不公平的。」

 

到目前為止,國際社會的反應遲緩可能基於兩個原因。首先是質疑國際規範敘利亞政府對反對派內戰期間採取行動的權利。如果國際社會有去打擊阿薩德的壓迫政策,我們就能夠防止大規模謀殺和數百萬計的敘利亞平民喪失家園。』

 

第二個原因是敘利亞和盟友伊朗、中國和俄羅斯的三角關係。眾所周知俄羅斯在每一個國際情勢問題中都是站在反對美國的一方。中國的立場依然是渾沌不明,因此最大的贏家會是伊朗。

 

以色列作最壞的打算,存最高的盼望
在8月28日(星期三),以色列開始初步部署有限度的徵召備役部隊,同時在預期西方軍事計劃打擊敘利亞的北部邊境安置反導彈系統。敘利亞高級官員告訴伊朗媒體「如果在西部攻擊,以色列將會被點燃戰火。」

 

這 件事若非是如此難過,就真是滑稽不過。無論在中東發生什麼樣的事,以色列通常都是「代罪羔羊」,當美國威脅要攻擊薩達姆•侯賽因時,他回應說,他將「焚毀半個以色列」。 當西方威脅阿薩德時,他說他將「放火燒以色列」。日本有一個有趣的俗語:「Aho no hitotsu oboe 」,意思是「傻瓜只記住一件事情」。看起來似乎以色列的鄰國只記得一件事情:就是他們多麼想要擺脫以色列,於是無論在中東發生什麼事情,永遠都是以色列的 錯!

 

現在,以色列的軍事領導人仍然認為敘利亞攻擊以色列的機會是很低。因為阿薩德知道將以色列拉入戰爭,只會進一步降低他政權在衝突中過渡的希望。

 

與此同時,以色列新聞作家說,在中東,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論大馬士革的默示:看哪,大馬士革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賽17:1 ) 「到晚上有驚嚇,未到早晨他們就沒有了。這是擄掠我們之人所得的分,是搶奪我們之人的報應。」(賽17:14)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亦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 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Julia Su 姊妹翻譯,CFI 香港分部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