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3年八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3年八月/猶太曆5773年

 

「那日, 我必使耶路撒冷向聚集攻擊他的萬⺠當作⼀塊重石頭; 凡舉起的必受重傷。」(亞 12:3)

 

兩個國家的解決⽅案「無望成功」
7月29⽇(星期⼀)美國國務卿克里在華盛頓接待從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來的外交官,同時公佈⼀名新任的中東和平特使。美國總統奧巴馬對經過三年停滯後雙方重回談判桌表示讚揚。「三月份的以巴地區訪問,令我親⾝體會到以⾊列及巴勒斯坦居⺠對和平極度的渴望。更確定我的信念:和平既是可⾏的,也是必須的。」 新的和平特使英迪克(Martin Indyk)早在1995⾄2001年間作過美⽅的駐以⾊列⼤使,對該地區並不陌⽣。

 

美⽅顯然沒有意識到潛在的危機。一直以來企圖迫使以巴達成和平協議,都弄得焦頭爛額,或⾄少損失權⼒和尊嚴。渴求和平非⼀件壞事,只不過阿拉伯⼈要求的不只是和平。他們認為若不擺脫以⾊列,根本不能維持⾃⼰忠誠的穆斯林信徒⾝份。在這前提下,和談是徒然的,是⻄⽅政客不理解的。

 

⾃從幾年前的談判開始,「以⼟地換和平」已振臂⼀呼。以⾊列深明讓出⼟地不會帶來和平,只會使阿拉伯⼈加倍的傷害以⾊列。正如2005年,⻄⽅列強敦促以⾊列撤出加沙地區。然⽽以⾊列得到什麼?是這⼋年間,幾乎每天的密集式⽕箭攻擊。事實上,當時的以⾊列總理沙龍(Ariel Sharon)於不久後中⾵至今仍在昏迷狀態。表面看來兩者是風馬牛不相及,卻令⼈不禁懷疑這是否存在關連性。

 

無常的監獄
以⾊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已同意釋放在1993年「奧斯陸協議」簽署前被逮捕的104名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囚犯,作為重啟和談的先決條件。巴發⾔⼈向克⾥表⽰,若這條件不達成的話,他們不會出席於華盛頓的和談會議。以⾊列也曾抱怨,在加沙逮捕的囚犯都只能作短暫拘留後便要釋放。類似的事情繼續發⽣在以⾊列,當恐怖份⼦被逮捕,另⼀⽅⾯以⾊列就要釋放他們以促進和平會談。

 

並⾮每⼀個以⾊列⼈⺠都贊同這政策。貿易部部⻑納夫塔利.⾙內特(Naftali Bennett)向內塔尼亞胡表示:「你不要釋放恐怖份⼦,殺了他們罷。」內塔尼亞胡說,這決定不僅為國家帶來痛苦,對他⾃⼰而言更甚﹣他的兄弟於37年前因恐怖主義而去世。當總理內塔尼亞胡和他的內閣正在對釋放恐怖份⼦作投票表決之際,幾⼗個反對該決議的家庭在總理內塔尼亞胡的住處外抗議。他們說:「我們已經受夠了痛楚和損失,我們不容有更多的家庭被迫承受喪失家屬的痛楚,和加入恐怖主義受害者的行列。」

 

外交部副部⻑澤埃爾克(Ze’ev Elkin)和議多位官員的觀點:「經驗告訴我們,每⼀個釋放的囚犯都只會帶來更多恐怖主義,從來沒有帶來和平。反而告訴下⼀代的恐怖份⼦,有⼈將努⼒爭取釋放他們。所有的⺠主國家都深明此道。即使是換取⾃⼰國家的⼈質,也不會釋放恐怖份⼦,甚⾄不會談判。」

 

 

 

「巴勒斯坦領導⼈﹣獨裁者」
根據一名巴勒斯坦領導層官員,美國和歐洲正催促以⾊列交出聖經的核心地帶幫助建⽴的巴勒斯坦國,將會是一個與該地區最糟糕的政權相提並論的鎮壓獨裁國家。

 

前安全⻑官及法塔赫中央委員會成員穆罕默德.達赫蘭(Mohammed Dahlan)說:「⻄⽅涉及和平進程的聲明,總是側重於為巴勒斯坦阿拉伯⼈爭取⾃由、尊嚴和繁榮。但事實是,巴勒斯坦權⼒機構本⾝已經有很多⾏為在損壞這些⾃⾝的價值。」

 

達赫蘭向巴勒斯坦領導⼈阿巴斯(Mahmoud Abbas)提出國際訴訟,達赫蘭稱之為「報復」。達赫蘭被視為⼀位具潛力當領導⼈的競爭對手,他正在繼續揭露腐敗的證據,威脅巴勒斯坦的權⼒機構。

 

根據以⾊列⽇報 (Yediot Ahronot),達赫蘭表⽰:「政府的權⼒實際是阿巴斯獨裁的暴虐統治。所有的財政預算、國際關係,都是圍繞阿巴斯和他的家屬,以及他們的財政、政治和個⼈利益。」

 

事實上,該以⾊列⽇報文章續說,阿巴斯的前輩導師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2004年去世前操縱了局勢。阿拉法特被廣泛批評甚⾄譴責他並沒有⺠主的統治,令到當今的世界領導⼈,包括以⾊列總統佩雷斯,對較「溫和」的阿巴斯⼤加讚揚。

 

現時各⽅游說美國及歐盟停⽌集資數⼗億美元給阿巴斯政權的聲音不斷増加,原因是其政權不斷的貪污腐敗,並拒絕履⾏和平基本承諾,正如他們不承認以⾊列的存在權利一樣。

 

約翰哈吉(John Hagee)牧師,⼀個⽀持以⾊列的機構CUFI的總幹事最近也呼籲停⽌對巴勒斯坦的援助。「在過去的⼀年裏,以⾊列律師Caleb Myers出席歐盟及北美的會議,呼籲各國停⽌對巴勒斯坦政府發出資助,因這只會令衝突長期存在。」

 

「以⾊列﹣伊斯蘭世界的啟⽰」﹣穆斯林醫⽣
Qanta Ahmed 是一位穆斯林醫⽣、作家和英國公⺠。在最近⼀次獨家的專訪中,她稱以⾊列⼥性的成就和少數社群的權利,是對伊斯蘭世界的⼀個啟發。

 

Qanta Ahmed 是「沒有女性縱影之地:⼀位⼥醫⽣在沙特阿拉伯之旅」(In the Land of Invisible Women: A Female Doctor’s Journey in Saudi Arabia)的作者。Ahmed 說,她遊遍中東地區,最終沒有⼀個國家有跟以⾊列相似的「⾃由程度與社會融合」。她的經驗足以令她承認以⾊列是⼀個不能當作是理所當然的獨特國家。

 

Ahmed 回憶:「以⾊列,有⾮常強⼤的⺠族性,卻以某⽅式接納需要不同的⼈。我發現在以⾊列的穆斯林男⼥,擁有⼀種⾮凡的⾃由。我遇⾒以⾊列的穆斯林…我探訪了以⾊列阿拉伯⼩鎮Kalansua的Beit Issi Shapiro Center,那裡有以色列的阿拉伯婦女照顧特殊需要的兒童。不論蒙面與否,這些婦女都參與社會。她們具有在家庭以外的作用。」

 

Ahmed 提及當她到訪以⾊列理⼯⼤學,因著學校提供多樣化的課程及校園中的少數⺠族氣氛⾮常濃厚,使她感到⼗分驚訝。她指出:「20%的理⼯⼤學畢業⽣都是阿拉伯穆斯林,看著他們在茁壯成⻑,即使在沙特阿拉伯擁有特權的⼥性,也⽐不上她們。那裡有不同的氣氛。我不覺得在以⾊列的⼥性會受圍困、不平等對待,但這是在伊斯蘭世界⼀個強烈的感覺。婦⼥不完全有⼈權,也沒有平等。我發現以⾊列的與別不同,我沒有感受到任何的壓迫。」

 

同樣令 Ahmed 感到深刻的是,以⾊列給那些在伊斯蘭世界受逼迫的少數伊斯蘭社群如艾哈邁迪(Ahmadi)提供⼀個安全的避難所。艾哈邁迪社群已在海法(Haifa)蓬勃發展了100年。他們有⾃⼰的清真寺,由以⾊列政府和學校資助的墳場。反觀在巴基斯坦,艾哈邁迪的墳場經常被褻瀆,他們也被禁⽌呼喚召集穆斯林祈禱,也不准稱他們的聖地為清真寺。

 

Ahmed總括:「伊斯蘭世界需要被以⾊列啟發,多於以⾊列需要伊斯蘭世界的接納。這是極其暗淡的時期,我卻從以⾊列所遇到的穆斯林中,深深感受到無比的希望。」(輯錄⾃United with Israel記者Rachel Avraham的⽂章)

 

在這年代,當種族問題成為社會分裂的主要原因,即使在發達國家如美國亦然,以⾊列對⾮猶太⼈的待遇,是這瘋狂世界中的明燈,實在令各國⼤開眼界。

 

「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 謹守遵⾏祂的⼀切誡命, 就是我今⽇所吩咐你的, 必使你超乎天下萬⺠之上。」(申28:1)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他透過聖經的視野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Moses翻譯、CFI香港分部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