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從白衫軍公民運動看浪潮的趨勢(2013/08/16)/章啟明長老

 
 

 

一、回顧過去的軌跡

1.1990年的野百合運動

1990年3月台大學生不滿國大代表擴權牟利等現象,在中正紀念堂發起靜坐,短短六天內,掀起逾6000名學生參與的野百合學運,促成往後解散國民大會、召開國是會議,這次的學運加速了民主的進程,開拓了校園內的民主空間。 這次的學運產生了新世代的政治菁英,很多屬於民進黨陣營,或者比較接近民進黨理念的新生代社會菁英都和此次學運或前後的社會運動有密切的關係。比如說台大社會系助教范雲、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蘋果日報總編輯陳裕鑫、蕃薯藤執行長陳正然、民進黨的羅文嘉.林佳龍、立委郭正亮.李昆澤.段宜康、前內政部顏萬進、新聞局鄭文燦,以及現在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等,都是「學運時代」的重要成員。

2.2006年反貪污倒扁運動

由前民進黨主席施民德發起的政治訴求運動,要求中華民國總統陳水扁應為國務機要費、其親信及家人相關的諸多弊案負責下台,並且發起每人捐百元的活動,短短十天,收到一百三十萬人的捐款及連署,於是自9月7日開始靜坐凱道,9月15日倒扁圍城,近百萬紅衫軍擠爆台北街頭,此次運動造成台灣社會政治的高度對立,藍綠對抗迅速兩極化,有趣的是包括施明德在內不少領導幹部是具有泛綠色彩,但支持民眾卻多屬泛藍支持者,因此有人戲稱是綠頭藍身的百萬紅潮,後來因為紅衫軍內鬨,未能引導此次公民運動進入後續的改革力量,但促進了公務人員服務法,修訂貪污治罪條例,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此次運動耗損了民進黨二十年的政治資產,也促使2008年國民黨馬英九高票當選為中華民國總統,泛藍立委人數加增,全面掌控國會。

二、白衫軍運動

2013年7月因下士洪仲丘被虐致死,人民對軍方不滿引發的公民運動,在8月3日晚上由1985行動聯盟凱道舉行的「萬人凱道送仲丘」晚會,聚集了25萬人,其中1985的演說公民覺醒演說,被媒體認為「演講者名不見經傳,句句犀利無比」,此次運動促成了: 從白衫軍公民運動看浪潮的趨勢

1.修正軍審法 2.成立軍事冤案申訴委員會

此次白衫軍運動,對藍綠陣營均造成不少壓力,公民力量逐漸成形,白衫軍反映了年輕世代的失望和憤怒。凱道上請願的聲音是,人民盼望看到一個積極、有作為能帶給人民未來願景的政府。這場運動完全是個別公民自動自發前來聲援,沒有政黨動員、沒有社團插旗、沒有政治老手操盤,但透過網路宣傳一週迅速成軍,而場面井然有序、溫馨感人,善後清潔沒有垃圾,參與者男女老少皆有,但以二、三十歲年輕人佔最大比率,過去我們稱為政治冷感的世代,突然被喚醒,不再沉默。

 

三、你聽到人民的歌唱嗎?(Do you hear people sing?)

這首歌是音樂劇「悲慘世界」中的主題曲,描寫法國革命前,法國底層人們奮起對抗暴政心聲的曲子。

一位精神科醫生-吳易澄,在7月27日晚上聽「悲慘世界」原聲帶時,突發奇想的將此歌曲填上台語歌詞,編曲並錄音放上個人音樂部落格與朋友分享,沒想到一時爆紅,吸引了包括1985公民行動聯盟、大埔張藥房被拆、抗議服貿協議的「兩岸協議監督聯盟」、反核四運動…紛紛向他表達想在活動中播放的意願。一時間,這首歌將台灣社會很多不公不義的事情同時發生,執政者一意孤行,不顧及「受苦的人民」的感受,一時間這首「你敢有聽著咱的歌」成為受苦人們的出口。在8月3日晚上白衫軍送別洪仲丘的活動中,人們吟唱此歌,手拿手機、電筒發光,滿地星海,歌聲迴盪。

 

四、夜半鐘聲推走黎明前的黑暗

瑞士反納粹神學家巴特(Karl Barth)說:我的作品只是我在黑暗中摸索所抓住的一條繩索,沒想到這條繩索竟然搖動了大鐘,於是宏亮的鐘聲迴盪在夜裡。

此次公民運動已醞釀出一種氛圍,以平和、堅定的聲音對不公義的事具體表達出訴求的目標,並且以創意性的圖案、歌曲、宣告,加以媒體的傳播,形成政黨以外的第三勢力,並且迅速傳到大陸,大陸網友羨慕台灣所擁有的自由、創意、理性、秩序及表達意見的環境。

此次策劃行動的1985行動聯盟發起者是一位剛退伍的菜鳥醫師Spicycop,他與洪仲丘案被調查的醫官呂孟穎在預官訓練時是室友,因看不慣呂孟穎成為代罪羔羊,而在網路上召集網友前去國防部抗議。

‧7月14日成立1985行動聯盟

‧7月20日發動公民教召,原先以為有7~8000人,結果來了三萬人

‧8月3日預估十萬人,來了廿五萬人

從7月14日到8月3日,短短三週這群素人創造了藍綠兩黨都沒有的奇蹟。

固然這種改革的力量能施壓於政府,但更重要的是政府如何回應並引導這改革的能力,塑造台灣進入一種成熟、前行的動能。

 

五、教會要如何回應

麥湯福牧師在復興的新浪潮中告訴我們如何觀察浪潮的趨勢,引導浪潮並趁浪而行。 觀察此次歌曲的策劃者,許多先見型的人物:九把刀、吳醫生、為電影「翻滾吧!阿信」配樂的音效大師王希文、詩人李敏勇、台語指導陳豐惠,以及許多音樂家的襄助,使得許多人聽了這歌就落淚,起雞皮疙瘩,這是先見加入,野台戲所爆發出高素質的社會運動,教會過去所培育的敬拜讚美正好是此種先見型的氛圍,若是加上使徒性社會運動的發想、論述者,在聖靈的帶領下,使能形成一種新「天國文化」。明確的說,我們已在先知、先見的季節中,正要邁向使徒行傳的安提阿,神將興起新一代的保羅、巴拿巴、西拉、路加、提摩太,帶出新的聖靈行傳在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