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天上的敬拜…/ Arise 5 榮撒卡使徒撰

 
 

謝謝你們為泰迪和我7月3日到6日在香港的亞洲回家聚會行程代禱,我們參加過去三年的聚會,每一年的人數都不斷增長,今年突破兩萬人,大部分是來自中國、香港、台灣的華人,其他國家的信徒多數來自韓國和日本。

回家聚集不同於其他的聚會,她不是架構在特定的講員或恩膏之上,而是單單建立在神的同在之中。我們做了什麼?約百分之八十的時間都是在敬拜,聚會以敬拜讚美開始後就跟隨聖靈的水流,沒有既定的程序和安排,樂手就是跟隨聖靈的帶領。氣氛千變萬化,有時是活力充沛的舞蹈,有時爭戰,有時悔改,有時是深深的敬拜;通常是歌手帶領,有時是其他不同的樂器帶領,我稱之為“歌和樂器的預言”,就如大衛的會幕(代上25:1~10)。

我常覺得這好比天堂的敬拜,如同天上的敬拜讓書卷展開(啟示錄五章),賜下新的啟示並轉換進入新事,主以奇妙的方式帶領香港的聚會。對我來說,最高峰是禮拜四晚上,當日本的信徒代表日本向中國認罪悔改,他們明確的為二次大戰結束前日本所造成的侵略、戰爭、死亡和痛苦認罪,日本團隊約25人在講台上下跪並俯伏於地深深的請求饒恕。

會堂四處幾乎立即響起極深的哭嚎和呻吟,彷彿重現當年戰爭時期曾達到神心中的痛苦哀嚎。日本團隊一直面伏於地,直到許久之後戴冕恩牧師帶領會眾宣告對日本的饒恕,並向日本釋放神的祝福。

我感覺在屬天的領域裡日本有一個真實的轉變,我想起1994年主給我一個關於亞洲的異象。在異象中我看到亞洲的地圖,復興的火在每個國家燃燒,但當我看到日本時卻沒有火,只有黑色的滾滾濃煙。後來John Dawson幫助我明白是因為日本的咒詛,這個咒詛起因於未悔改和未蒙赦免的罪,大部分是流無辜人的血,因此即使聖靈的火焰已在日本點燃,卻因咒詛使“氧氣”不得進入聖靈的火,因此只見濃煙。

就在1994年那次東京的聚會後,彼得魏格納請求日本的領袖差派代禱者到亞洲的門戶城市,他們回應呼召並請我負責這個專案。在1995年10月,我們從日本差派約一百位代禱者前往日本在戰爭年間曾經侵略中國和亞洲的重要城市,我們為那些城市禱告並公開認罪,我知道這個行動帶下果效,因為當時,在經過五十年的延遲之後,日本首相終於為日本在戰爭期間造成的痛苦公開道歉。

上週有人說我們在1995年所做的是撒下必要的種子,這我同意;重點是上週發生在香港的更重大,兩者相較彷彿是煙火和原子彈,上週亞洲的聚集是一群對的人在神的完美時機中。我真的相信日本的屬靈上空已經變動(中國也是),我明白主讓我們和中國的回家連結之首要原因,是因為祂知道唯有這樣“對準連結”,才能打開日本的天國之窗,我相信我們將看到福音在日本會更迅速的扎根。


神祝福你們,並謝謝你們的代禱!

Ron and Teddy Sawka榮撒卡和泰迪撒卡


本文由Arise 5 榮撒卡使徒撰,承蒙 Arise 5 網站: www.arise5.com惠允使用,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