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3年四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3年四月/猶太曆5773年


「耶和華試驗義人;惟有惡人和喜愛強暴的人,他心裡恨惡…因為耶和華是公義的,他喜愛公義;正直人必得見他的面。」(詩篇11:5、7)

 

以色列向土耳其道歉
大多數讀者可能聽到以色列為2010年5月31日的「瑪瑪拉遊艇」侵犯以色列領海事件而向土耳其道歉。該事件中,有9位激進份子被殺,其中8位是土耳其公民。土耳其首相「瑞細‧泰益匹‧爾多根」(Recep Tayyip Erdogan)從事發當日起,就如一位被冒犯的孩子一樣,不斷對以色列懷著怨恨,將一切原本互惠的國際關係切斷得一乾二淨。爾多根曾要求以色列道歉,但是以色列拒絕了。雖然以色列希望這樣的怒氣會隨時間消逝,但是爾多根對道歉的要求,從不鬆懈。這其實對土耳其與以色列雙方來說都是一個大問題,因為眼看敘利亞的狀況每況愈下,土耳其需要以色列的合作,而以色列也需要來自土耳其的善意。

 

終於在2013年3月22日,在美國奧巴馬總統探訪以色列之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致電爾多根,為以色列在戰術上的失策與那些喪失的生命道歉。須注意的是,內塔尼亞胡並沒有為登船之事道歉,只為「失誤」而可能導致喪失的生命道歉。以色列也答應向每名死傷者的家屬支付賠償金。土耳其接受道歉,但於撰寫這文摘時,爾多根要求每一受難者家屬應獲得1百萬美元,而以色列只願付每戶10萬美元。就筆者所知,此事尚未得到解決。
根據土耳其與以色列的官方表示,雙方領袖一致同意兩國之間關係正常化,包括交換大使。官方也指出,土耳其也同意撤銷對參與防禦行動的以色列士兵在土耳其法院的法律行動。


有消息分析員說,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可以提高安卡拉(土耳其首都)的議價能力,去推翻敘利亞總統「巴沙‧阿爾‧阿薩德」,尤其配合使用以色列的科技與情報能力,並加上土耳其在敘利亞邊境的精壯軍隊。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文章,這也標誌著土耳其的政策正與伊朗背道而馳的最新跡象。安卡拉曾討好德黑蘭作為樂意接受鄰居和計劃區域力量政策的一部份,但兩國政府(土耳其與伊朗)現則因敘利亞和伊拉克而處於異常。


曾聽取以色列與土耳其和解談判的前以色列註土耳其特使「亞隆‧里爾」(Alon Liel)表示:「當美國、以色列、土耳其這三國再度合作,這是不容忽視的。」「這些是該地區的主要軍事與經濟力量,也是唯一穩定的國家。」(華爾街日報)
向土耳其道歉是一個「錯誤」
在3月28日的耶路撒冷郵報(JPost)中,「以法蓮‧穎巴」(Efraim Inbar)認為,向土耳其道歉是一個「錯誤」。


這位作者說:「以色列因遊艇事件,在那周末為『戰略失誤』向土耳其道歉,無論本質或時間上都是一項外交失策,實在令人難以理解。雖以色列的武裝部隊登土耳其遊艇後,對遊艇侵以色列海域的防衛過程,有失君子風度,但是依理依法來說,都是合理的。更何況聯合國欽任的『帕爾默事件考察團』(Palmer Commission)也同意以色列的自衛是合法的。再者,此事件的發生,乃是土耳其刻意挑釁在先,要道歉的應該是土耳其,而不是以色列。」


那文章的作者認為土耳其與以色列的關係,不但不會因道歉得到改善,反而只會更差。他說:「耶路撒冷人民認為用一個道歉,就可以換取以色列與土耳其之間的和平,是天真的想法。以色列的道歉,根本不可能阻止土耳其總理爾多根對以色列作言語上的攻擊。至今以色列還未取得土耳其的承諾,去重新確立兩國的外交關係。」(這最後一句說詞,未必準確。)


文章的作者可能對未來與土耳其的關係抱消極的態度。事實上,爾多根需要以色列,特別是科技方面 – 況且敘利亞的戰爭越演越烈,令到許多的難民大量流入土耳其境內。爾多根與伊朗的關係正僵著,所以跟伊朗支持的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的關係尷尬,因此土耳其更不能孤軍奮戰。以色列與土耳其自古以來,一直有很多合作的經驗,這樣的合作關係,是很需要繼續發展下去的。


但是作者認為土耳其正朝另外一個新方向發展,令與以色列的合作關係日趨困難。「土耳其的『正義與發展黨』(Adalet ve Kalkınma Partisi,簡稱AKP),是一個伊斯蘭教的黨派。他們推動的新外交政策,是以新奧圖曼帝國主義與伊斯蘭主義為主軸,目標是重得在中東與回教世界的領袖地位。為了要得到這樣的認同,土耳其不得不評擊以色列。這樣做,的確也為爾多根與土耳其提高了許多人氣度。因此這位反猶的領袖就更加肆虐地作出攻擊以色列的言論了。」


在維也納的一場聯合討論會演說中,爾多根將錫安主義指為「違反人性的大罪」。當他的說詞在受到各方批判時,他立即推卸說被誤會了。只是,他的確將錫安主義與「法西斯主義」及「其他反人性的罪行」放在一同比較,實是難辭其咎。爾多根的言論已經做成了很多破壞。眼看穆斯林國家也變得越來越極端,以色列與土耳其首都安可拉之間的關係,可能再也無法修復。

 


沙地阿拉伯干預敘利亞內戰

到目前為止,敘利亞的反對民兵部隊想要控制敘利亞的城市,都是靠小型武器。根據德巴克檔案(Debkafile),他們現在卻增多了重型武器220mm多發式火箭發射器(220mm Multiple Launcher Rocket System, 簡稱 MLRS) 。這些武器是由沙地的情報組織局長「班達‧賓‧蘇坦王子」(Prince Bandar Bin-Sultan)大量提供。


有消息說,這位王子的情報人員,走遍巴爾幹半島的國家如:塞爾維亞、波斯尼亞、克羅埃西亞、科索夫,買盡了俄製的多發式火箭發射器,與「暴風9K57」(Hurricane 9K57)發射台,足以發射220-mm的火箭至70公里射程。沙地阿拉伯所希望的,是加快推動叛變民兵去攻下亞勒波國際機場(Aleppo’s International Airport)仳鄰,敘利亞最大的奈洛比空軍基地(Nairab Air Base)。亞勒波城是敘利亞國家的商業與人口中心,沙地王子為了佔領該處而不惜親自統戰。戰事持續了一年還是膠著。


如果此空軍基地遭摧毀的話,將大大的降低伊朗與俄國對阿薩德軍隊的空援。俄國因為叛軍攻擊大馬士革的機場設備,改用奈洛比,給載滿武器與敘利亞軍隊補給品的貨物機使用。莫斯科對叛軍作出警告,說如果他們攻擊起降於奈洛比的俄國飛機,俄國的特種部隊將介入,並剷除基地附近的叛軍部隊,並且直接接手保護此空軍基地。換句話說,若叛軍攻擊俄國的飛機,俄國威脅將直接介入敘利亞內戰。一旦俄國真的這樣做,有可能會引起其他西方結盟國家的反擊。


最近,自從民兵佔領了敘利亞北邊、「亞波拉」與「易德利」(Idlib)附近的阿拉瓦人村莊(Alawite Villages)之後,俄國與伊朗送到奈洛比的武器有加倍的情況。屬於巴沙阿薩德的阿拉瓦人派,主要是由婦女與小孩組成的成員,因為害怕民兵的報復也大量逃離家園。這些難民,都逃往仍在阿薩德控制下的靠海鎮「達土斯」(Tartus)與「拉塔奇亞」(Latakia)。


然而,在3月的第三週,俄國的戰艦不再停靠達土斯海軍港。原因是這個軍港已充斥了逃難的人民,甚至難民也開始向俄國海軍乞討食物、水、與醫療支援。由3月21日起,俄國在地中海的戰艦受命避開達土斯港,改停黎巴嫩的「貝魯特」港。這個行動,除了引發許多人權的問題以外,也很有可能挑起黎巴嫩全面性的被捲入敘利亞的內戰。


沙地阿拉伯對敘利亞內戰的干預、協助叛亂的民兵只會使現在已經很糟的情況惡化,更有可能引發大幅度的戰爭。


享用逾越節的羔羊
許多人都知道,出埃及記錄了在主前1500年(學者對年分的確切年不一,有的說應該只在主前1200年)神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進入應許之地的歷史。第二波的出埃及則從主後1800年末期開始,而直至寫這份文摘之時,仍尚未完成。在今年3月25日星期一晚上,以色列人都吃過逾越節的羔羊,象徵因為有逾越節羊羔的血被抹在門框上,所以執行毀滅的死亡天使越過了以色列人的家的事跡。當時的以色列人吃逾越節羊羔時,神要他們穿上外袍、繫緊腰帶、穿上草鞋、執竿在手,準備隨時起行離開埃及。

 

有位聖經的學者指出,今天基督徒領的聖餐,形式上亦是吃他們的逾越節羔羊(那是主的晚餐),應該準備「隨時轉身就走」。往哪裡呢?遠離罪惡、黑暗、痛苦、絕望,不再作它們的奴隸。要離開罪惡的綑綁,進入因著神的救恩而得到的自由與希望,因為我們的「逾越節羔羊」,已經為我們提供了那希望與自由。


「正滿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華的軍隊都從埃及地出來了。這夜是耶和華的夜;因耶和華領他們出了埃及地,所以當向耶和華謹守,是以色列眾人世世代代該謹守的。」(出埃及記12:41-42)


本文作者「朗尼‧名司」(Lonnie C. Mings)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亦是CFI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


譯者: 陳冠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