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訊息
更多...
 

CFI 2013年二月以色列新聞文摘

 
 

2013年二月/猶太曆5773年

 

「 我也不再掩面不顧他們,因我已將我的靈澆灌以色列家。這是主耶和華說的。」(以西結書卅九:29)


「萬軍之耶和華說,在顯出榮耀之後,差遣我去懲罰那擄掠你們(以色列)的列國,摸你們的就是摸祂(耶和華)眼中的瞳仁。」(撒迦利亞書二:8)


伊朗絕對會對以色列使用核彈

前伊朗外交官「瑞札‧黑達立」(Reza Heydari) 最近接受以色列電視台訪問時說,若伊朗製造了核子彈,「絕對會對以色列及伊朗的任何敵國使用它。伊朗的政權認為若他們擁有幾枚原子彈,他們會得到安全保障。他們相信若是他們有一枚核武,世界對待他們就會如同對待北韓一樣。」黑達立說道。

 

這言下之意為何?伊朗想要成為一個如北韓般幾乎無人尊敬的流氓政權?它想要在世界這大家庭中,獲得列國的接納?還是只想要因為其惡勢力而令人懼怕?「黑達立」反抗他自己的政府,而向世界發出上述的警語。他又說世界若允許伊朗繼續拖延時間,不到一年伊朗就會擁有核武。這警告幾乎不是新的,但大概是準確的。

 

「黑達立」 ── 曾駐紮「德黑蘭國際機場」(Tehran International Airport)一段時間,監管飛到伊朗首都「德黑蘭」的飛機。他向「以色列二號頻道電視台」(Israel’s Channel 2) 透露,南美洲的「委內瑞拉」提供伊朗核方案所需的鈾元素。當然,還有哪個國家會這麼做?委內瑞拉的總統「胡勾‧哈衛茲」(Hugo Chavez)早就想做點能傷害西方國家的事,所以怎麼會放棄如此一個好機會?


「『委內瑞拉』向罪犯購買武器,並將它們運到伊朗,」黑達立解釋說。「運送的貨物,包括…向暴民組織購買鈾元素,而運送到這個伊斯蘭共和國。」除此之外,在「黑達立」任期於機場的年日,他看到「真主黨恐怖組織的許多團體,到伊朗學習各樣的知識及其他事務。」他又透露,伊朗革命衛隊(Iranian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也與許多在伊朗及阿富汗的恐怖組織聯繫,那些團體與「塔利班」(Taliban)及「蓋達」(Al-Qaida)等恐怖組織都有關聯。


「黑達立」在好幾個不同的國家,包括喬治亞國(Georgia)及挪威,當過伊朗的大使。在這些國家時,他以重金招攬西方的核武科學家。兩年前,看見德黑蘭政權為了鎮壓反對抗爭而屠殺自己的人民之後,他就他投奔其他國家,在挪威的首都奧斯陸藏身。在奧斯陸,他秘密進行推翻伊朗伊斯蘭政權(Iran’s Islamic Regime)的工作。


「(西方國家)需要對伊朗實施更嚴厲的政治制裁,如:關閉伊朗所有的大使館,並且不准伊朗的部長們到訪其他的國家,」結束採訪時「黑達立」說道。 (一月25日《耶路撒冷郵報》)


反猶主義仍在滋長
反猶主義從羅馬帝國時代如「本丟‧彼拉多」擔任猶太行省巡撫時,早已存在。他視「猶大地區」是個滿是塵土的落後省份,所以一個頭腦正常的人絕不會想要統治這個地區。在整個教會時代,反猶主義定時地以各種型態抬頭,如1906年,十字軍伯爵「以覓赫」(Crusader Count Emicho)帶一支軍隊在「萊茵河谷」上、下游攻擊猶太人社區的迷你型屠殺猶太人的事件。他的名言是:「若是你想殺掉異教徒,不必到聖地去。在德國這裡就有了。」雖然當時有些人試圖保護猶太人,仍有數千名猶太人人被殺害。後來,希特勒殺害了6百萬猶太人之後,大部分有理智的人都希望反猶主義這個精神錯亂的行為能從此畫下休止符。

 

令人遺憾地,反猶主義在今天仍十分活躍,甚至反而增加。「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組織」(World Zionist Organization, 簡稱WZO) 負責處理反猶事件的「雅各‧哈格爾」(Yaako Hagoel)說道。最近接受《以色列國家新聞》(Arutz Sheva) 訪問時,「哈格爾」說每天他都接獲發生在世界各地的反猶案件。


在一月27日,世界上有許多的人紀念「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Memorial Day),悼念遭納粹屠殺的6百萬猶太人。今年這個年度性的紀念日在蘇聯軍隊解放「奧斯威辛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的紀念日這一天舉行。


「哈格爾」說2012年是個「辛苦的一年」,發生的事件小至騷擾事件,到大的謀殺事件都有。「這些事件上至一些看來似乎是小事件,如猶太孩童因怕被取笑而不敢去上學或到猶太會堂,到一些嚴重的事件,如最近2012年3月在法國『多倫斯』(Tolulouse)的猶太會堂遭受令人髮指的攻擊。四名猶太人在這起攻擊中喪生,其中3名乃是孩童。」


在大屠殺紀念日,「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和「猶太事務局」(Jewish Agency) 在數十個地點共同舉辦多場現場的討論,並透過網際網路作即時的播出。這些呼籲終止反猶主義的集會,是由「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組織」派駐全世界的代表們所規劃的。


《以色列國家新聞》在星期日晚上播出在以色列的「和隆」(Holon)舉行的最主要的集會。與會者包括「猶太事務局」的首長「拿坦‧夏蘭斯基」(Natan Sharansky)及「以利‧柯恩」(Eli Coehn)。「以利‧柯恩」是研究反猶主義的專家,在集會中他討論仇恨猶太人的人在網路與社交網絡的問題。


為什麼人們怨恨猶太人?歷史學家歸出6點,說明為何人們不喜歡猶太人。大部分的理由聽起來都比較像是藉口,而諷刺的是,其中有些其實是無意的補充。這6 點簡言如下:
1. 經濟 ─ 「我們不喜歡猶太人,因為他們擁有太多的財富與權力。」
2. 選民 ─ 「我們不喜歡猶太人,因為他們自大地說他們是神的選民。」
3. 代罪羔羊 ─ 「當有麻煩時,方便怪罪於猶太人。」
4. 殺神論 ─ 「我們不喜歡猶太人,因為他們殺害了耶穌。」
5. 外來者 ─ 「我們不喜歡猶太人,因為他們跟我們不同。」(不喜歡的不同)
6. 種族論 ─ 「我們不喜歡猶太人,因為他們是低等的民族。」(取自線上猶太教(Judaism Online))。


本文沒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駁斥這些論點。這些說法,大都與反猶主義本身那般破舊與困乏。我個人相信那全歸結於屬靈的問題。
人恨惡猶太人,是因為他們恨惡神。只要猶太人繼續存在,就不斷提醒世人神的存在以及祂對他們生命的要求。

 

 

參議員「藍‧保羅」親以色列的立場
在一些不太可能的地方,偶爾會有人支持以色列。美國「肯德基州」(本文作者的家鄉) 的共和黨參議員「藍‧保羅」(Rand Paul)常被形容為「自由意志論者」(Libertarian)。然而事實上,他有許多觀點乃是相當保守的,而其中一件事是他支持以色列。不久前,到訪以色列時,「保羅」參議員說他不認為美國應該送大量的外援給以色列。他說因為他相信美國本身有嚴重的經濟問題,而向中國借錢來扶持以色列,最後會使美國崩潰。若事情真的如此,在支持以色列這件事,美國就不太有價值了。這是這位參議員的分析。

 

「若是美國破產,我們將更難以支持以色列。若是在外援的過程中,我們慢慢的摧毀美國,將難以保護以色列…我認為美國鉅額的國庫赤字若持續,將會有顯著的影響…..透支你所沒有的錢會毀掉你國家的貨幣。」

 

事實上,保羅極堅定地的與以色列一同站立。最近被問及對以色列的立場時,他回答:「我們絕對與以色列一同站立,而我認為我們該做的事對世界是個宣布 ── 而我相信大家都清楚知道,那就是任何人攻擊以色列,會被視為攻擊美國。」

 

「保羅」的父親,「羅恩‧保羅」(Ron Paul)是前德州眾議員,曾經參加總統競選。他對以色列的不友善是眾所周知的。舉例而言:老保羅曾接受伊朗國家電視台訪問,並將迦薩喻為集中營。老保羅還把最近以色列與哈瑪斯之間暴力的升高,怪罪於美國的外交政策,認為美國偏袒以色列。


他的兒子「保羅」,努力展示他親以色列,雖然他反對美國對這個猶太民族國家的大量外援。他似乎相信若沒有美援,以色列能夠,而且需要時必能自己站立。但是,在最近的訪談中,保羅說他贊成在中斷對美國眾盟友的外援以前,先中斷對那些反美國家的外援。

 

幾個月前,「保羅」寫信給他的參議員同儕,希望他們考慮「中斷對那些沒保護美國大使館國家的美援。」他甚至威脅以阻撓議事(filibuster)的名義,中止美國對埃及及其他國家的美援,因為美國人民在那些國家受攻擊。

 

「納坦雅胡」再度勝選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的「利庫(Likud Party) 聯合政黨」最近在以色列的選舉獲勝。這對大多數支持以色列的外國人而言,是個好消息,因為知道在這個危險的時代 - 眾侵略者等著要攻擊這個小國,強硬派的「納坦雅胡」乃有益於以色列。「納坦雅胡」特別受英語國家的歡迎,因為他一口無懈可擊的英語與西方國家們有良好的溝通。他與以色列先前幾位難以講出幾句順口英文的領導者乃是鮮明的對比。

 

但「納坦雅胡」最為人讚賞的,是他拒絕與以色列的敵人妥協。以色列的有些政客似乎與一些美國的政客一樣,活在錯覺中:即「以為只要你對那些壞人好 ── 解決他們的不滿── 他們就會轉變成你的朋友。」用一句我最喜愛的語句:「就算你對一條響尾蛇好,牠還是會咬你的。」

 

誠如大部分的人所知的,以色列的國會共有120個席位。為了組成一個政府,一方必須獲得61個席位 ──即大多數。到目前為止,以色列尚未有一個政黨能獲得這樣的數目,所以較大的黨都需與一些較小的黨組成聯合政府。「納坦雅胡」的「利庫聯合政黨」這次贏得了最多的席位 ── 31席,所以「利庫黨」將組成聯合政府,而身為「利庫黨」的主席,「納坦雅胡」為總理。但是他沒有力量或清楚的委任統治政見,不像他前一次的任期。

 

「納坦雅胡」總理多少被相對表現強勁的「未來黨」(Yesh Atid) 新政黨削弱了勢力。「未來黨」屬於中間黨派,不同意「利庫黨」一些比較硬性的觀點。「未來黨」贏得了18個席位,僅次於「利庫黨」。這表示,在某些程度上,由於「未來黨」的主席「拉皮德」(Yair Lapid) 較為中間派的觀點,所以「納坦雅胡」的決定可能會受阻礙。

 

至於「納坦雅胡」與美國總統「歐巴馬」之間知名的裂痕,似乎並非毫無轉圜的餘地。「歐巴馬」的確打了電話給「納坦雅胡」恭賀他,並說期待與以色列連任的領導者繼續共事。

 

白宮的發言人「傑‧卡內」(Jay Carney)告訴記者:「需要了解兩件事。第一,美國對以色列安全的委身乃是不可動搖的,而這個執政者對以色列的國安所展現的明確行動,是前所未有的。」


「在歐巴馬總統第一任的4年任期,他與「納坦雅胡」總理的對話或會議乃比他與其他的領導者還多。他們有重要的合作關係,而那會繼續保持。我們的總統如此相信,」白官發言人說。(1月28日《耶網新聞》(YnetNews))


所以,繼續要讓關係看起來將會何等溫馨。若是美國的領導階層真的轉變成敵對以色列,這對美國絕對不會有益處或優勢。


「惟祢 ── 耶和華必存到永遠;祢可記念的名也存到萬代。 祢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憐憫她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詩篇一O二:12, 13)


在彌賽亞裡,


本文作者「朗尼‧明斯」(Lonnie C. Mings),是聖經學院的教授,並且是多本暢銷書的作者。「明斯」是CFI的特約作家,透過聖經的視野,他向讀者分析以色列及中東的局勢。本文由陳冠妤翻譯、CFI潤稿,特此致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