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達尼號─末世大復興的省思 / 雷克‧ 喬納

 
 

鐵達尼號──末世大復興的省思

(摘錄自 華宣橄欖/收割異象 by Rick Joyner [雷克.喬納])

 

「在神旨意的光中來詮釋當今的時事本是先知的主要功能之一。他們必須看出世事與神的工作、神的信息之間有何關連。神的先知不僅是預測或預言,他們的服事更多是致力於解釋時局的徵兆和信息。今日所發生的一些不尋常的事對那些願意聆聽的人,確實能成為一篇信息。」

 

(鐵達尼號救生艇划向卡帕西亞號)

 

 

當鐵達尼號被造時,它被認為是當時大英帝國的富強且天下無敵的一個象徵。鐵達尼號反映了英國那個時期的揮霍無度及自高自大,而且他們相信沒有任何東西能擊垮他們在全世界各地擴張的經濟力和統治權。這種心態和神的智慧正成對比,神會警告:「驕傲在敗壞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但是人很少會思想祂的智慧。任何人作夢都沒想到在短短兩年內,整個世界就陷入戰火中,這個天下無敵的帝國撞上一座冰山,最後他們被送進埋葬了過去前人所建立每個帝國的歷史塵埃中。

許多英國的牧師都會對此帝國的自高自大予以推波助瀾。他們傳講一種保守的愛國心,因為 他們將帝國視為唯一真正的信仰守護者和福音廣傳者。他們的宣教士遍及全球,使殖民地的人民 悔改信主。他們屬靈的產業是豐富的:大不列顛的臣民支持那些拒絕在信仰上妥協的人,以復興和改革衝擊全世界。他們也留給這個世界最偉大的屬靈禮物之一─欽定本聖經。他們能預見在 世上是沒有任何國家能像英國這樣,披載著豐滿屬靈的權柄─如以利亞外衣所代表那樣的恩膏。

但是在進入下個世紀之時,不列顛帝國已走到她的極限,並開始走下坡了,她留戀過去所成 就的勝過尚未去作的,因為驕傲已取代了異象。當這情況發生時,常表示結局已近。鐵達尼號沉 船事件是主呼召英國悔改的一個訊息,悔改能使她繼續領導世界去完成祂的旨意,並予與她臻至更高屬靈高地的機會,但是她沒有聽從。如今她仍固執地堅守著傳統及輝煌的過去,而把如以利亞外衣代表的恩膏和權柄給了另一個國家。

我們要瞭解不是主使鐵達尼號沉沒,乃是驕傲擊沉了她。因為他們認為她不會沉沒,所以不顧一切地硬闖入危險的海域裏。事實證明這艘被帝國誇耀為「永不沉沒的船」其實是難以置信的脆弱,正如大英帝國本身一樣,也像其他各個帝國一樣。

當鐵達尼號撞上冰山時,必然會帶來一次令人措手不及的震動。幾乎每個人都注意到它,但是幾分鐘以後,宴會仍舊繼續進行。沒有人想得到,在兩小時以後,他們絕大多數的人就要沉入海底了。這艘船是如此巨大,而且所有的專家都說它不可能沉沒。就像憑眼前所見的每一件事,我們幾乎不能理解有什麼大災難會臨到我們:但主耶穌和保羅都警告過我們,當災難發生時情況正是如此。

 

三種領導者

鐵達尼號的悲劇令人驚奇地啟示了我們三種領導者,今天在這個世界和教會裏面都可以看到這三種的領導者的存在。

第一種可以在鐵達尼號史密斯船長和船員的身上看到。這批人都是來自英國商船隊裏的頂尖好手,而整個帝國裏再也不可能找到一位比史密斯船長更聰明、更有經驗或更有知識的船長了。再加上他從未在海上出過錯的紀錄,我們看起來是擁有一批不會弄翻船的船員和一艘不會沉沒的船。事實上,這些特點很可能就是這艘船遭遇不幸的最大因素,這些都會煽動驕傲,驕傲又煽動輕率,輕率往往遲早會導至悲劇。

鐵達尼號的船員從未曾舉行過一次真正的救生艇演習。他們沒有一個使乘客依序上救生艇的計畫,大部分的船員甚至不知道如何放下小艇。當船在他們腳下不斷下沉時,他們需要開始去計畫和學習每一件事。這顯然造成了比原有的更多人喪失了生命。許多小艇被放下卻沒有裝滿人,有一條小艇只載了十二個人,卻有幾百位乘客被船員們留在甲板下面。整艘船在致命的當晚都疏於防備,結果他們為此付上了昂貴的代價。同樣的我們是否也會被逮到是處於疏於戒備之中呢?如果是,我們也將付上一樣昂貴的代價。但是我們實在不該對災禍的出現感到意外,主早就勸誡我們要知道末日的徵兆,並且不要在守更的時候睡著了。全地的先知們現在正呼籲要做好預備;主正在天上地下賜給我們各種徵兆。祂正在吹號,我們必須仔細聽。

如前所述,每個屬神的偉人只有在經過失敗和挫折的人之後才會成功。雖然這是一個不受歡迎的教導,抑是聖經中繼續不斷的見證。就像許多信心的前輩都要等一個人「跛」了,他們才會相信他,如果我們效法他們,我們就是有智慧並更加安全了。廿世紀的先知索忍尼辛(Alexan.der Solzhenitsyn)曾說:「不是連生物學本身都教導我們,一直過得很舒適對任何生物並不好嗎?」一直過得很舒適會替一個最危險的敵人開門,那就是自滿。還有什麼能解釋鐵達尼號的船員為何在接到六次有危險的冰山在其航線上的警告,卻仍然不肯減速呢?

聖經上也坦白的記載一些偉大英雄的失敗和錯誤。這本身就是一篇信息。我們「自己站得穩的,須要謹慎,免得跌倒」(參林前十12)。甚至在信心上最堅強的人也都受過挫折和失敗。連使徒保羅也可能「被撒但阻擋」(帖前二8)。當我聽到某個人或某教會從未被欺騙或犯錯的見證,這並不會建立我對他們的信心。如果一個人從未受過傷,他就不算曾打過這場爭戰,於是他不但很容易會受傷,甚至有可能喪命,就像鐵達尼號的船員一樣。

還有另外兩艘船在鐵達尼號的悲劇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就是加利福尼亞號(Californian)和卡帕西亞號(Carpathia)。這兩艘船的船長很明顯地與現今普偏可見到的兩種領導人極為類似。

加利福尼亞號擁有一位從多年的成敗中確實學到教訓的船長。他是保守且小心翼翼的,但是卻太過小心了。如果我們容許對更多失敗的害怕在我們裏面播下一種躊躇不前的心態,生活的各種現實狀況會使我們產生像這船長那樣的反應。過分的小心和過分的自信心一樣的致命,就像這個實例一樣。

當加利福尼亞號的羅得船長聽說有冰山在他的航線上,他決定減速。當他看見冰山時,他立刻命令船停下來,並靜待天亮。他的無線電通訊員開始警告在危險區裏的其他船隻。鐵達尼號是在晚上七點半收到警告並記在航海日誌裏。

那天晚上,總是風大浪急的北大西洋卻出奇的平靜。不只一位船上高級主管提到他們從未看過海水如此平靜。鐵達尼號的大副賴托勒在接受調查時提出這樣的看法,他說:「每一件事都對我們不利。」這種平靜也同樣的嚇阻了加利福尼亞號的船員。它船橋上的警哨看見鐵達尼號在幾哩以外慢慢接近,然後就看見她完全停了下來。起初他們以為它和他們一樣對冰山採取了同樣的警戒措施。按著鐵達尼號開始每隔幾分鐘就對天空發射火箭筒,這是海上遇難的信號。他們推理判斷那一定是視線外的一艘船發生災難而發出的信號。他們甚至沒有喚醒通訊員試試他能否連絡上這艘船,然後他們就眼睜睜地看著它消失,互相說它已經開走了,其實鐵達尼號是在無聲無息地沉到海底去。如果加利福尼亞號立刻回應第一個求救信號的話,他們很可能救回所有喪命的人。

加利福尼亞號船員的這種猶疑的態度真是令人無法理解,而今大多數教會的態度也是如此。當末後的審問來臨,而最後的故事說完了之後,我們將訝異有許多具有拯救生命資格的人,卻像加利福尼亞號的船長一樣睡了一整晚,原本他是可以做很多事的。「理性思考」是懦弱者的一個最佳藉口。他們是否因怕冰山而決定以這樣難以置信的理由彼此縱容,而不去回應眼前的危急關頭?我們是否也必須問我們自己一個類似的問題呢?當我們的世界快要沉沒,而我們能夠拯救許多人時,我們是去睡覺呢?還是起來採取行動呢?

啟廿一章八節說:「唯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裏,這是第二次的死。」膽怯的在這裏與殺人的歸在同一類,因為他們的行為往往會導致他們原本可以救助之人的死亡,正像鐵達尼號船上那些無辜的受害者一樣。身為基督徒的我們,在災難期間可以躲藏並救自己的性命,但是我們會因著這種行為而將自己置身在對永恆來說最可怕的險境中。如果我們退縮並只想救我們的生命,我們將像主所警告的那樣喪掉命。只有藉著捨去自己的生命,我們才能找到生命。膽怯的人在神的國度裏沒有容身之地,「唯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參但十一32)。

在當晚這個致命悲劇裏的第三艘船是卡帕西亞號,船長是亞瑟.羅士強(Arthur H Rostron)。他以做事果斷和善於為屬下打氣而出名。主為今日所預備的領導者可以他作為典範。羅士強是一個凡事禱告的虔誠信徒。那天深夜十二點卅五分,卡帕西亞號的無線電通訊員衝進船長室報告鐵達尼號撞上了一座冰山。羅士強的反應冷靜,他立刻下令卡帕西亞號掉頭並全速前進,稍後再問通訊員是否肯定他的報告是正確的,這和加利福尼亞號的反應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

羅士強隨後表現出真正有所預備的驚人勇氣,而且他考慮到每一件事,並注意到每一個小節。他命令英國籍的醫生到頭等艙餐廳,義大利籍的醫生到二等艙餐廳,匈牙利籍醫生到三等艙,並帶著病人和受傷者可能需要的各種裝備或補給品。他命令許多船員到不同的通道,指示他們用無線電廣播生還者的名字,他們還為受傷者預備了有滑輪和繩子的運送椅並用纜繩將帆腳索(bowlines)固定在船身約兩側,好把人用椅子拉上來。所有走道的門都被打開,然後他指示特定的船員負責照顧他的新乘客和留意他們的需要。所有空閒的人都去預備咖啡、熱湯和食物。按著他將所有船員的休息室、抽煙室、圖書館等都暫作為生還者的臥舖。並且派服務生向原來的旅客保證並說明進行這些措施的原因,以幫助他們保持冷靜。

然後羅士強再回頭面對最大的問題-冰山。他正全速進入使鐵達尼號停擺的同一海域。對這位勇敢的人來說,減速是絕不可能的,不過他小心地採取每一個步驟,以減少他的船和旅客的危險。他加派一個人在眺望台上,並安置兩個人在船頭,船橋的兩側各一個人,他自己也留守在船橋。他的二副詹姆士.比賽特(James Bissset)隨後注意到這位船長最後採取了他認為最重要的措施 禱告。

半夜兩點四十五分,比賽特看見了第一座冰山。他們小心避開它,並繼續前進,下一個小時裏,他們又躲過了五座冰山。凌晨四點他們到達鐵達尼號最後求救的位置,並開始救起救生艇上的人。當太陽升起時,海面出現了一幅驚人的景象 眼目所及到處都佈滿了冰山。雖然他們十分小心地瞭望,卡帕西亞號仍然平安渡過許多他們沒看見的冰山。除了他們敬虔的船長外,沒有人能想像他們是怎麼躲過冰山的。

這項援救生還者的艱鉅任務就井然有序和訓練有術地完成了,以致一片平安。卡帕西亞號的旅客也感染了船員自我犧牲的精神,頭等艙的旅客把他們自己的艙房讓給生還者,其他人也打起精神盡力做他們能做的事。這個發生海上最大悲劇的漆黑夜晚裏,卡帕西亞號的船長、船員和旅客綻放了勇敢和果斷的閃亮光芒。他們正是主呼召我們在這悲劇正臨到地上的黑夜時刻所要學習的一個好榜樣。但願我們不要像某些人一樣睡著了,或被海洋的平靜給愚弄了。讓我們準備好自己吧!